散場後回家的路上,我才恍然大悟編劇的巧思,感動也在幾天之後慢慢發酵。讀小說時更加明顯,內心擺了淚水之壺,每一句描述親情的句子,就像倒入更多水,滿出來的水卻不是從壺頂流下,而是從我的眼睛…

除了要一直暫停閱讀,先用筆記本記錄當下情緒,我還打算在感想完成之前,不看下一部電影,再多聽幾天配樂,重溫故事裡的氛圍。

010    


Part 1:劇情簡介

外型很像豆莢的太空船無預警地降落在十二個國家,沒有提出要求或展開攻擊。於是美國軍方跟語言學家 Louise Banks 和理論物理學家 Ian Donnelly 求助,希望兩人聯手找出外星人來到地球的目的。與此同時,有些國家逐漸失去耐心,隨時準備用武力驅逐外星人…

我一看完電影,當天晚上就上網訂了中文小說《妳一生的預言》,之後又買了英文版。劇情還算忠於原著,建議喜歡電影的人不妨閱讀小說,可以深入了解作者想表達的概念,以及外星人語言和文字。

DSC00175      

以下內容涉及劇情,歡迎看過電影再回訪,謝謝!


Part 2:個人感想

【面對未來】

假如有機會給全世界最準的占卜師算命,你會欣然接受嗎?

穿越時空的題材總是很吸引我,但小說中的原理是第一次聽到。作者從費馬最短時間原理找到靈感,並運用變分原理在故事中。外星人被稱為七腳族,有著筒狀身軀,七隻腳朝輻射狀伸展,七隻眼睛環繞在頂端,任何一個方向都可以是「前方」。文字系統則是非線性的,不像人類的文字筆畫有先後之分,他們的文字是瞬間成形、同時同步的,一併思考事情的前提和後果。

011  

What distinguishes the heptapod's mode of awareness is not just that their actions coincides with history's events; it is also that their motives coincides with history's purposes. They act to create the future, to enact chronology.

對七腳族來說,「知道」這個字眼,涵義是很獨特的。這不光是因為他們知道未來,所以他們付諸行動造就了後來的歷史事件,更是因為,他們的動機也吻合歷史的最終目標。他們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要創造未來,讓他們所知道的未來成為事實。

By reviewing events over a period of time, one recognized that there was a requirement that had to be satisfied…and one had to know the initial and final states to meet that goal; one needed knowledge of the effects before the causes could be initiated.

當你從頭到尾觀察整個事件,你就會發現事件有一個目標必須達成…你必須知道事件的起點和最終結果,才能達成這個目標。也就是說,你必須知道事件的結果,整個事件才會開始。

用物理定律來說明的話,人類習慣從「因果」的角度來思考,像動能或加速度從某個時間點跳到下一個時間點,事件發生因果關係。相較之下,七腳族用積分的概念在思考,有些屬性必須經歷一段時間之後才會出現,也就是「目的」論。

Knowledge of the future was incompatible with free will. What made it possible for me to exercise freedom of choice also made it impossible for me to know the future. Conversely, now that I know the future, I would never act contrary to the future, including telling others what I know.

預知未來和自由意志,這兩者也是無法並存的。從前,我能夠自由選擇,所以我就不可能預知未來。但現在已經反過來了,現在,我已經能夠預先看到未來,所我絕不可能做出任何會跟未來相牴觸的事,包括告訴別人我所知道的未來。

Louise: If you could see your whole life from start to finish, would you change things? 

Ian: Maybe I'd say what I felt more often. I don't know. I've had my head tilted up to the stars for as long as I can remember. You know what surprised me most? It wasn't meeting them. It was meeting you.

Louise: 假如能夠看到生命的起點和終點,你會做出不同的選擇嗎?

Ian: 我不知道,也許會更常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記得以前我經常抬頭仰望星空,看到忘了時間。妳知道最讓我感到驚奇的是什麼嗎?並不是看到那些星星,而是看見妳。

Louise 從七腳族身上學習到預知未來的能力,不過預測和行動畢竟是兩回事,難道不能做出不同的選擇嗎?作者認為是沒辦法的, Louise 無法跟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超能力,更不想做出和未來背道而馳的事情。我們每天起床都是新的一天,所作所為都在形塑還沒成形的未來,正因為不可知,才會充滿希望。而 Louise 早就洞悉未來的所有細節,所以面對的心態更需要調整,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更用心去做每一件事,把握每個片刻。她知道自己會跟誰在一起、什麼時候會結婚、哪一年會分手,因此更珍惜相愛的時光;她知道女兒生下來的樣子、長大成人的經歷、何時意外離世,因此更珍惜相處的歲月。

Louise: 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Louise: 即使對於自己的生命旅程和終點都了然於胸…我依然全心全意接受它,以及享受過程之中每一刻。

Eventually, many years from now, I'll be without your father, and without you. All I will have left from this moment is the heptapod language. So I pay close attention, and note every detail.

許多年以後,我會失去妳爸爸,也會失去妳。從此刻起,未來的一生,唯一能夠永遠陪伴我的,只有七腳族的語言。所以,我全神貫注,努力記住所有的細節。

012  

這種面對未來的「心態」很令人感動和不捨,明明知道會分手,還是勇敢去接受這份感情;明明知道會心碎,還是堅強去生下這個孩子。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但能夠學習在愛情和人生中「活在當下」:

和某人在一起之後,當然會期望結婚生子,白頭偕老。可是婚禮只是一天,誓言只是一句話,不會過了那一天,說完那句話,幸福就從天而降。如果幸福是目的,相處的時候所做出的每個付出、每個行動,才是實現與否的關鍵。

出了社會賺錢之後,通常都會設定目標,例如車貸、房貸和育兒,預計三十年內還清貸款和退休,或者等子女二十歲時自力更生,與其每天數饅頭,倒數脫離苦海的日子,不如改變自己的心態。能夠找到理想工作,又樂在工作的人占少數,相信更多的人是為五斗米折腰,所以要找出「過好每一天」的方法。工作上一定有值得挑戰的事情,生活中一定有新奇有趣的東西。人生的期末考不知道哪一天會來,分數也無關緊要,重要的是積極地面對每一天的小考,每晚心滿意足地睡著。


【找回過去】

為何人們要生兒育女呢?除了生活、教育費等支出,孩子像黑洞般不斷吸走父母的精力和時間,人生規劃也跟著調整,全職媽媽放棄了在職場證明自己的機會,爸爸的夢想或興趣被迫延後或放棄,夫妻少了約會和談心,多了摩擦和爭吵,到底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首先想到的是找回自己的過去,應該沒人記得出生後到前幾歲的記憶,藉由照顧兒女,才體會到爸媽當年養育自己的辛苦。其次就是用不同的步調看待人生,對嬰兒而言,沒有過去包袱,沒有未來計畫,同樣的東西百看不膩,每天都很好奇、認真地去做每一件事,好像在提醒父母,記得放慢腳步過生活。最後就是告訴自己這些都是「過程」,我們沒辦法像 Louise 連影像和細節都一清二楚,至少很多事情在意料之中,也是必然發生的,像嬰兒不會說話只好用哭表達情緒,長大會鬧脾氣或頂嘴,總有一天會搬出去…等,雖然現在抱到手很酸,哪一天可能就懷念還能抱他的日子。認知到這一點,就會更心甘情願地去接受和承擔這一切。再不然最簡單的就是看著孩子的微笑,還需要什麼理由呢?

可能是新手父親,我觀賞電影和閱讀小說格外有感觸,對照書本裡的句子,想起老婆懷孕期間、兒子出生之後、全家聚少離多的日子裡,許多發生過的回憶:

I remember what it'll be like watching you when you are a day old…Even if I had never laid eyes on you before, I'd be able to pick you out from a sea of babies.

我還記得,看著妳剛出生的模樣是什麼感覺…雖然我沒有親眼看過妳,但是當我看著滿房間的嬰兒,我還是有辦法一眼就認出妳。

It will be the most wonderful sound I could ever imagine, a sound that makes me feel like a fountain, or a wellspring.

那真是我想像得到的最美妙的聲音,一聽到妳的笑聲,我內心就有如泉水噴湧。

騎車上下班的時候,我會哼著兒子的小名,哼著哼著心情就好了起來。而見不到面的平日晚上,會請老婆傳新的照片來,或者重複播放兒子傻笑的影片檔,希望他長大之後仍然保有同樣的笑容。

When you're tranquil, you will seem to radiate light, and if someone were to paint a portrait of you like that, I'd insist that they include the halo. But when you're unhappy, you will become a klaxon, built for radiating sound; a portrait of you then could simply be a fire alarm bell.

妳心情好的時候,全身彷彿散發出一團神聖光暈,如果現場有人要幫妳畫一幅畫,我一定會堅持要他在妳的頭上加一輪光環。然而,心情不好的時候,妳會變成專業級的高級喇叭,這個時候如果有人要幫妳畫像,畫出來的應該是一個火災警鈴。

The pain feels like it's my own…I'm going to give birth to an animated voodoo doll of myself. I didn't see this in the contract when I signed up. Was this part of the deal?

受傷的是妳,感覺卻像是痛在我身上…我就像生了一個根據我的模樣做出來的巫毒人偶,會跑會跳,用針去刺它,痛在我身上。生下妳,就彷彿簽下一紙合約,可是簽字的時候合約上並沒有這個條款。難道這也是交易的一部份?

每個父母都有類似的經驗,嬰兒是小天使模式的時候,高興地拍照或錄影;是小惡魔模式的時候,一再考驗耐心和脾氣;不舒服的時候,總是希望自己能替他們承受。

Living with you will be like aiming for a moving target; you'll always be further along than I expect.

跟妳一起生活,感覺就像用槍瞄準一個移動的標靶,妳移動的速度,我永遠跟不上。

All those vows made in childhood that I would give reasonable answers when I became a parent, that I would treat my own child as an intelligent, thinking individual, all for naught: I'm going to turn into my mother. I can fight it as much as I want, but there'll be no stopping my slide down that long, dreadful slope.

小時候我曾經發誓,有一天等我當了人家的媽媽,我會公平對待自己的孩子,把他們當成心智成熟、能獨立思考的大人。事實證明,這一切都是空想。我會變成我媽的翻版。只要我願意,我可以努力避免自己變成那樣,但我終究無法停止那永無止境的、可怕的沉淪。

I would prefer it if you'd pursue something without regard for its monetary rewards, but I'll have no complaints. My own mother could never understand why I couldn't just be a high school English teacher. You'll do what makes you happy, and that'll be all I ask for.

我寧願妳在追求某個目標的時候不去考慮金錢上的利益,但我沒什麼好抱怨的,因為我自己的媽媽也從來就搞不懂,我為什麼不能乖乖去當個高中英文老師。未來,妳會隨心所欲地去做妳喜歡的事,而我對妳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妳快樂。

這些要等多年之後才會體會,現階段只能提醒自己和兒子的相同之處就是姓氏而已,長相、個性和想法都會不同,當然選擇的人生也不相同。

013

總結來說,即使知道要送女兒最後一程, Louise 依然義無反顧迎向自己的命運,選擇成為一位母親,我很慶幸同樣有機會體驗為人父母的感覺,也決定在孩子長大成人、獨立生活之前,好好把握親子相處的日子。


【關於語言】

「語言」是電影和小說探討的重心,除了看 Louise 如何循序漸進理解七腳族的語言和文字,在此分享三點觀念和想法:

1. 語言的重要性:

Language is the foundation of civilization.
It is the glue that holds a people together.
It is the first weapon drawn in a conflict.

語言是文明的基礎。
它是把眾人團結起來的黏著劑。
也是衝突中使用的第一個武器。

020  

Louise: We need to make sure that they understand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weapon and a tool. Language is messy and sometimes one can be both.

Louise: 我們必須確定七腳族明白武器和工具的差別。語言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候一個字可以代表兩種意思。

少了共通的語言,人們就無法溝通,像爸媽要教會嬰兒說話,他們才能更精確表達意見,以及學習知識。少了共通的語言,人們就不能合作去完成自己辦不到的事情,無論是建造房子或對抗外敵。而兩個不同國家的人要認識彼此,就需要學習對方的語言,理解錯誤很容易發生衝突,例如美國軍方誤解七腳族的來意。

2. 語言的學習:

Colonel Weber: So how do we clarify their intentions?
Louise: I go back in.

Weber 上校: 我們要怎麼搞清楚七腳族的目的?
Louise: 我再回去太空船找他們。

軍方的上校提供一段七腳族聲音的錄音,當場要 Louise 翻譯原意,簡直強人所難。小說中提到學習一種新語言,除非先有基礎 (老師開班或自修教材),否則雙方要藉由第二種語言做輔助,一種彼此都懂一點的語言。兩者都缺乏的情形下,只好仰賴當面互動,當作學習的起點,這也是為什麼 Louise 堅持要跟七腳族碰面的原因,善用肢體語言或觀察情緒變化。

3. 語言的好處:

Ian: Are you dreaming in their language?

Ian: 你在用七腳族的語言做夢嗎?

Louise 每天從早到晚都努力學習七腳族的語言和文字,不知不覺獲得看見未來的能力。電影裡提到新的語言會改變人的思考方式,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當你精通語言到某種程度,連說出來的夢話都不是母語。

每次看到同事利用午休或下班,參加公司內的日語或英語補習課程,都很佩服他們的毅力。學習外文除了刺激大腦新的區域,更能了解異國文化,旅行時不用依賴導遊,看書時不用依賴翻譯,還能認識新朋友,好處真的太多了,沒有在學生時期進修第二外語,是我很後悔的事情。


Part 3:小說 vs 電影

【作者】

Ted Chiang (姜峯楠),生於 1967 年,擁有電腦科學的學士學位,二十二歲時曾參加 Clarion Science Fiction and Fantasy Writers' Workshop (科幻和奇幻小說作者討論會),隔年就發表第一篇小說《Tower of Babylon / 巴比倫之塔》。到目前為止他寫過十五篇科幻小說,得到四座雨果獎、四座星雲獎,和四座軌跡獎。從 1990 年到 2002 年的前八篇小說收錄在《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這本書,配合電影更改書名為《Arrival》,中文書名是《妳一生的預言》。


【小說】

《妳一生的預言》小說不到 90 頁,關於故事的靈感, Ted 認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不知道大部份的事情會如何發展,假使提早知道就會做出不一樣的決定。但也有例外,有時候我們願意接受伴隨美好事物而來的不幸結果,明明知道會發生,卻不想改變自己的選擇 (embrace the inevitable)。

在小說中,他借用 Stephen Hawking (史帝芬霍金) 替《Slaughter-Five / 第五號屠宰場》的序文,來表達這個故事的主題:

Be patient. Your future will come to you and lie down at your feet like a dog who knows and loves you no matter what you are.

耐心等候。總有一天,未來自然會來到你腳邊躺下。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你的未來都了解你,愛你,就像一條忠心的老狗。


【編劇】

Eric Heisserer 最早是看到 Ted 的科幻小說《Understand / 智慧的界線》,從此變成死忠粉絲,尤其讀完《Story of Your Life》時,他感動到放下小說,趕快去跟老婆擁抱,並下定決心要改編成電影。

2012 年起 Eric 跟 Ted 聯絡,對方答應給他一年撰寫劇本, Eric 一邊趕工一邊接其他工作來繳房租,並定期跟 Ted 交換想法。 Ted 會糾正科學原理的錯誤,或者表示某個角色不會說某句話。另外, Eric 找尋製片公司的過程非常不順利,大多數都想把這部電影改成以男性而非女性為主要角色,還有傳統的外星人入侵劇情,片尾讓人類狠狠教訓外星人,或者要求刪除一直出現的回憶 (預測未來) 片段。不過他沒有放棄,堅持這是自己一輩子等待很久的代表作,無論如何要忠於原本的故事和角色,總算在劇本完成的一年之後,找到志同道合的製片公司。2015 年 Jeremy Renner (飾演理論物理學家 Ian) 和 Forest Whitaker (飾演中校 Weber) 陸續加入演員陣容,最終於 2016 年 9 月首映。


【電影】

電影看到片尾,才知道 Louise 腦海中的所有影像不是「回憶」,而是「未來」,身邊的陌生人是以後的情人和丈夫,女兒也尚未出生。事後回想 Louise 女兒 Hannah 的圖畫中有爸媽和鳥籠,黏土玩具中有一個七腳族,就暗示了外星人來訪是過去的事件。另外,七腳族的文字符號是一個圓形,沒有先後的差別,編劇在很多地方延伸這個概念,刻意取了 Hannah 這個名字,從前面或後面念的發音都相同;還有電影的開場和結局畫面都是 Louise 的房子,沒有頭尾之分。

值得一提的是片頭和片尾的配樂,由 Max Richter 作曲的《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搭配 Louise 的旁白,感人程度倍增。


【改編】

以下舉出四點小說和電影差異最大的地方:

1. 關於外星人:小說裡並未說明七腳族的來意,以及離開的原因,可是有跟人類交換過禮物;電影中他們前來尋求地球人的幫助,因為預知三千年後的危機,並促進世界各國的共同合作。另外,小說裡沒有敘述七腳族的外星船有幾艘,他們在地上擺放三次元鏡跟人類溝通,全世界有 112 面;電影中則有十二艘外星船,人類要進入星船裡才能互動。

022  

2. 一觸即發的戰爭:小說裡各國一起研究七腳族語言;電影中不少人對七腳族懷抱敵意,包括示威的群眾、動武的美國士兵,以及準備攻擊的中國…等,應該是為了提高劇情緊張度,讓 Louise 順利阻止戰爭。

3. Louise 的決定:小說裡的 Louise 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電影中 Louise 多了猶豫和抉擇的過程,思考女兒對世界的貢獻、對他人的影響,萬一沒有女兒的存在,一切又會有什麼改變,最後才選擇仍舊要生下女兒。編劇 Eric 認為這個小改動對他而言很重要,就算被 Ted 討厭也不在乎。

4. 女兒的死因:小說裡女兒活到二十五歲,於登山時喪生;電影中是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似乎罹患需要化療的疾病。

整體來說,電影有保留小說的精神,同樣把開頭和結尾銜接起來,以及在影片中不時出現 Louise 的預知未來畫面,小說的支持者應該不會失望。


【Arrival / 異星入境 / 妳一生的預言】

小說完成於 1998 年,將近二十年後搬上大螢幕還是很經典,更入圍最佳影片等八項奧斯卡獎項 (奪得最佳音效剪輯),不得不佩服 Ted 的想像力,當然 Eric 也功不可沒,花費多年完成劇本和說服製片公司。

這是一部很不科幻的科幻片,當初看預告片我以為又是老梗,發現很多人大力推薦才趕快去看,幸好沒有錯過精采電影和小說。有興趣的人記得趁首輪戲院上映時去觀賞,看完再讀小說會更感動!

arrival_ver17_xxlg  


P.S.
1.影片中還有一句台詞讓我印象深刻:

Louise: There are days that define your story beyond your life, like the day they arrived.

Louise: 在妳的人生之外,有些特別的日子替妳的故事下了註解,就像七腳族來到地球的那一天。

我們可以想想,活到現在這個年紀,那一段回憶或那一件事情是最難忘的,很適合當作自我介紹的素材。

2.除了《妳一生的預言》,小說中收錄其他 Ted 的七篇科幻小說也很有創意,像《Understand / 智慧的界線》有電影《Limitless / 藥命效應》的味道;《Seventy-Two Letters / 七十二個字母》的玩偶和命名師;《Hell is the Absence of God / 上帝不存在的地方叫地獄》的天使下凡帶來的災害,以及《Liking What You See: A Documentary / 看不見的美》的美感干擾器…等。至於 2005 年到 2015 年完成的七篇小說,目前只有線上版本,希望未來有機會出版實體書籍。

3.誠品書店的外文書只有賣兩種封面,最後寧可用原價購買七腳族太空船的版本,而不是 Jeremy Renner 大臉的折扣版本,其實我最想買的是有 Amy Adams 的封面。

DSC00187    

024

025

這一款封面有跟七腳族文字致敬的味道

026


【延伸影音】

電影預告片:

正式預告片

 

一聽就愛上的片頭和片尾配樂(並未收錄在原聲帶中):

Max Richter - 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



【延伸閱讀-電影】

Ted 接受訪問,談到《Story of Your Life》的靈感來源: 

Interviewed by Gavin J. Grant


Eric 接受 MoviesOnline 的訪問,包括撰寫劇本和說服製片公司的過程:

Eric Heisserer Interview

 

【延伸閱讀-其他】

同步推薦兩本科幻小說:

《Ender's Game / 戰爭遊戲》讀後感想

 戰爭遊戲外傳《安德闇影 / Ender's Shadow》讀後感想 — 新手主管的領導手冊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errisa泰瑞莎
  • Hi, Ryan,
    感謝您分享原著及電影的讀後觀後心得,再次讓我們對兩有更深入的了解。原文小說共有約50頁,我才看到30頁左右,><,作者對語言學一定很有興趣,我想他讀布朗大學主修文學時應該也有被系上規定要修語言學。^_^小說電影都各有優點,很難得的改編極品。
    也祝您一家人很快就能住在一起,您可以和老婆小孩每天見面。:)
  • Hi Tirrisa,
    我先看了中文版才決定買英文版, 早知道要買英文版應該先看英文的, 順便顛倒就差很多了. 另外, Ted 有一篇科幻小說"Seventy-Two Letters" 也是跟命名學有關, 應該是非常有興趣. 真的, 小說探討更多理論, 但電影更吊人胃口, 如您所言, 可以保留原作的精神又加分很不簡單. 謝謝您! 目前還是只有周末見面...

    Ryan / 小凱 於 2017/03/09 21:08 回覆

  • Terrisa泰瑞莎
  • 謝謝Ryan指正,作者不是主修文學,是主修電腦,我記錯了,抱歉啊!><
  • 不會不會! 我也是看了幾篇專訪才確定他念的是電腦科學, 但也不算白念, 小說中都有很多跟科學有關的東西!

    Ryan / 小凱 於 2017/03/09 21:10 回覆

  • 阿傑
  • 推薦這篇文章! 同是當父母的人,很紮心!
  • Hi 阿傑, 有人覺得這一片很無聊, 大概是為人父母者比較能體會吧! 謝謝您的留言喔!

    Ryan / 小凱 於 2017/09/20 22: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