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简体) 篮球故事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从 3/31 在公司打篮球造成左膝侧韧带撕裂后,便开始密集的复健课程,8 月份起可能因为频繁地推着设备去客户家作 promotion,渐渐无法正常地行走和弯曲膝盖。进行第二次 MRI 检查后,经过马偕、长庚、荣总骨科咨询,决定进行关节镜手术修整软骨和半月板,如果十字韧带断裂也考虑作自体肌腱移植手术。

这一次受伤经过将近 7 个月的积极复健最终还是免不了挨刀,买五送一,集满之前的五次手术再加送一次,于是在 10/26 周日下午到台北荣总报到办理住院,准备周一的手术。

没想到刚到病房安顿好,在隔天开刀之前就先有血光之灾了。护士说因为左膝盖要开刀,必须先刮除脚毛,避免藏污纳垢或者医生搞不清楚是脚毛或是黑色的缝线。护士刮没多久就刮出两道伤口,干脆换我自己动手。光是刮除膝盖上下方的脚毛就用掉 4 支刮胡刀。刮完后右脚是过膝的长统毛袜,左脚只剩下半统到小腿肚的毛袜,整个超不协调的,希望以后光秃秃的不毛之地可以再慢慢长回来。

荣总的术前说明还不错,开刀前一天晚上集中所有要开刀的病人到类似「战情说明室」的小房间,详细以幻灯片解释开刀前后的注意事项、拐杖用法及复健活动等,顺便让病人彼此认识和打气。看到其他病人都是中老年人,只有我和一个学生,就知道明天我又是被排在后面的顺位开刀了。因为大家都是今晚 12:00 后禁食禁水,所以明天早上会由体力较差的中老年患者先开刀。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支持的太阳队在 2007-2008 NBA 季后赛第一轮被宿敌马刺队淘汰了,对我来说,太阳队出局就是球季的结束,那一队拿冠军都没有意义了。 一支成军超过 40 年的球队,再一次被终止了第一次夺冠的希望。

而我的篮球生涯,也在 2008 年 3 月 31 日结束了,隔天是 4 月 1 日愚人节, 受伤却不是玩笑,是摆在眼前如假包换的事实。

一个变换方向的运球晃过了防守者,然后大跨步单刀切入,在空中面对另一名防守者的阻挡,往下拉一竿,然后在落地之前,以柔软的手感将球以优美的弧度抛进篮框,球应声破网,同时比赛结束,我们这一队以 1 分之差赢球。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007 / 10 / 8 我在一场 3 对 3 斗牛赛中连砍 6 球, 以 6:0 结束比赛。 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别人可能以为是手感特别好或是吃错药了, 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不是偶然。

从 3 月中开始, 我周一到五晚上去马偕医院做复健, 虽然左脚因为开完刀不太能跑跳, 不过每个周末我都到体育馆做投篮的自主练习。 7 个定点我规定自己分别要投进 10 颗, 后来变成各 20 颗。 出手没有投进要去把球补进;如果没有空心破网反而让球弹进去也不算进球。 算下来一次大概要投超过 200 颗球以上才能投进 140 颗。 从 1 个小时能投完后来进步到可以在 40 分钟内完成。 别人只看到我投进 6 球, 其实是持续超过半年, 累积超过投了8000 多颗球的成果。

即使前一天很晚睡, 或者周末下着大雨, 每个周六和周日, 只要体育馆的铁门一拉开, 我就是第一个跑进去练球的。 偌大的球场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不觉得无聊或者疲惫, 就像『灌篮高手』漫画中三井寿说的: 「听见球投进去的美妙声音就是支持我继续投下去的大补丸」。

身高和体型都不适合这项运动, 全身上下开过五次刀, 动完刀都要经过长达半年到一年的复健, 我始终没有放弃过篮球。 现在体能和速度都已经开始走下坡, 打完球要冰敷休息三天后才能再打一次球, 可是我告诉自己即使不能成为神射手, 至少要维持可以达到的最高水平。 不可能每一场比赛手感都热到发烫, 只求能够有平均值以上的表现。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了研究所, 篮球还是继续打。 只是当全班只有 7位研究生到体育馆准备比赛, 发现大学部对手有 15 个人可以上阵, 每个人体力值都是你的两倍, 然后全场包夹让你连球都很难运过半场时, 你就知道你开始老了, 以前靠速度和体力对付公园那些老头的报应在自己身上灵验了。 每个人都跳得比你高, 比你会飞, 体力比你好。 篮球从一种你非赢不可的决赛变成流点汗、锻炼身体的休闲运动了。 毕业之后, 开始变成整天坐在计算机前的白领阶级。 体力更是随着进公司的年数开始直线下滑, 这个时候大家打篮球都有共识, 不要受了伤影响明天的上班。 有运动到就好。 周末去中原大学打球, 也很少跟大学生对挑, 通常老弱残兵的上班族会自己占一个框, 大家都还要上班赚钱, 有些人身为人父, 更是没有本钱受伤。


大伤没有, 小伤还是不断。 只是久病成良医。 受了伤就自己退到场边开始自行处理。 扭到脚, 不会大呼小叫, 马上开始冰敷、抬高、固定等治疗步骤; 有一次右手食指吃萝卜干, 肌键严重受伤, 陆续复健半年多, 从此之后练就左手使用鼠标的本领。 听说这样会左右脑均衡, 变稍微聪明一些, 不过实验四年多的结果, 好象没什么长进。


2005 年 1 月, 上天又开了我一次玩笑, 一辆酒醉驾车的厢型车从左侧冲撞骑机车的我, 当场让我骑了十多年, 本来想共度余生的豪迈机车寿终正寝, 左脚胫骨也粉碎性骨折, 断得乱七八糟。 救护车转送医院, 医生宣布要开刀之后,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又要退化成四脚兽了。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专五那年也加入同学的行列, 补习一年准备技术学院考试。 结果二技没考上, 考上插大三, 一般转学生到大学后都跟班上不会很熟, 以球会友的我很快和班上的篮球同好打成一片。

不过好景不常, 一次上篮时脚在空中和一只神猪的猪蹄拐在一起, 人猪落地后只听到左脚踝发出巨大的声响, 然后脚踝开始自己抖起来, 年少轻狂的我不以为意, 休息后再上场继续飙外线, 隔天一觉起来看见肿得跟米包一样大的脚踝, 才知道事情大条了。 一个多月后仍未消肿, 陆续拜访各地名医后, 才发现韧带已经撕裂了, 后面肌腱也移位, 而且不堪负荷的右脚踝肌腱也同时移位, 必须动手术同时治疗才行。

我知道要动刀时几乎万念俱灰, 莫非上天真的叫我死了打篮球这条心, 一只脚动手术就算了, 两只脚一起动刀的话, 就要坐轮椅, 还要请看护来打理日常生活, 也势必得休学了。 和家人讨论的结果决定一年动一次刀, 一只脚先开刀打石膏, 等到半年后拆石膏后开始复健, 满一年后状况可以了, 再动另一只脚的手术。

手术那天, 我躺在病床上被推到手术房, 再被移到手术台上, 眼睛看到天花板的手术灯, 脑袋一片空白, 背景配乐是流行国语歌曲, 然后旁边的护士和医生开始边叽哩瓜拉聊天, 边准备进行手术。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谨以此篇文章感谢在我受伤期间, 对我照顾、关怀、鼓励及包容的家人、同学、学弟妹、朋友、同事、房东、医生和复健师。


前阵子看了卡通「火影忍者」, 在木叶忍者村有许多忍者, 几乎每一位身怀绝技, 不管是会分身或者呼风唤雨, 总之都有拿手的独门忍术。 只有一位其貌不扬的忍者小李, 他知道凭他的资质永远也学不会忍术, 他不是天才, 但是他可以做到比天才更努力, 所以他拼命锻炼自己的身体, 变成出手速度超快, 用拳脚功夫就能打败敌人的忍者。 这让我想到自己的篮球故事。


从小到大我就是运动神经很差, 连躺在地板上前后滚翻都做不太出来的人, 一直到专科三年级才开始接触篮球。 应该是不服输吧 ! 被同学嘲笑刺激后, 发誓一定要学会打篮球。 我知道我不高, 资质很差, 弹性也不好, 身材更是瘦小。 要跟别人同场竞技, 弥补过去的空白岁月只有靠后天的努力。 所以每天 6:00早起练球, 放学后也去练习, 甚至晚上也去练习投篮。 那几年正是漫画灌篮高手流行的年代, 同样是篮球白痴的男主角樱木花道是我激励自己的对象。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