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篇文章感谢在我受伤期间, 对我照顾、关怀、鼓励及包容的家人、同学、学弟妹、朋友、同事、房东、医生和复健师。


前阵子看了卡通「火影忍者」, 在木叶忍者村有许多忍者, 几乎每一位身怀绝技, 不管是会分身或者呼风唤雨, 总之都有拿手的独门忍术。 只有一位其貌不扬的忍者小李, 他知道凭他的资质永远也学不会忍术, 他不是天才, 但是他可以做到比天才更努力, 所以他拼命锻炼自己的身体, 变成出手速度超快, 用拳脚功夫就能打败敌人的忍者。 这让我想到自己的篮球故事。


从小到大我就是运动神经很差, 连躺在地板上前后滚翻都做不太出来的人, 一直到专科三年级才开始接触篮球。 应该是不服输吧 ! 被同学嘲笑刺激后, 发誓一定要学会打篮球。 我知道我不高, 资质很差, 弹性也不好, 身材更是瘦小。 要跟别人同场竞技, 弥补过去的空白岁月只有靠后天的努力。 所以每天 6:00早起练球, 放学后也去练习, 甚至晚上也去练习投篮。 那几年正是漫画灌篮高手流行的年代, 同样是篮球白痴的男主角樱木花道是我激励自己的对象。

好不容易有一些成果时, 有一天放假没事, 在学校球场一个人练习上篮, 没有发现砂石地板上有滑石粉, 忽然一个跌倒, 反射性用左手掌去撑, 只听到左手腕卡拉一声, 然后我扶着180 度整个手掌翻转过来的左手去提款机领钱, 再请教官开车带我去医院挂急诊。 提款时旁边的路人看到我的手还说 : 哇塞, 这家伙是外星人吗 ? 手腕可以这样弯的喔 ?

本来以为是手腕扭到而已, 照完 X 光发现两根腕骨都断掉了, 要开刀植入钢钉 + 打石膏。 两根钢钉由手腕上方打进去, 石膏则由手腕开始打到上臂。

天啊 ! 对篮球生涯刚开始起步的我真是巨大的打击, 唯一的好处是可以重复书写的石膏表面变成考试必备的重要工具之一。 那一年的冬天, 左手的石膏放在外套里面走路, 有一次和迎面而来的路人互相撞到手肘, 1……2……3 秒过后, 他忽然脸色痛苦地回头,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正好前一年电影 「魔鬼终结者 2 」上映, 他大概以为我也是生化机器人吧 !

因为动手术休养的关系, 我比同班同学晚了一年去成功岭当兵, 只好在家给同学写写信。 隔一年只有我一个人去参加冬训, 开学后我成了全班唯一的大光头樱木花道。

等到要拆石膏拔钢钉那天, 医生拿了个小电锯在手上, 正准备动手时, 我问他怎么知道会不会锯到肉, 他的回答也挺妙, 他说很简单啊, 血喷出来时大概就是锯过头了, 我咧 ~ 我的手腕又不粗, 锯过头大概不用五秒, 手腕就整只掉下来吧 ! 干脆装一个勾子去当虎克船长好了 !

伤后复出的我, 练球练得更勤快了, 暑假连中午都顶着大太阳, 光着上身去练球, 硬是把一个小白脸晒成会走路的木炭。 开学的新导师看到班上有一位黑人, 同学说是因为家境清寒, 家中没有屋顶长期日晒所导致, 心肠好的导师信以为真, 本来还想发动慈善捐款呢 !





专四已经有很多同学每天下课骑车到台北来回奔波补习考二技了, 我则是常常穿著背心短裤, 背着篮球去考期中期末考, 一交卷就冲去球场打球。



正是因为启蒙较晚, 所以打球时几乎是拼了命在打。 我把每一场 3 打 3 的斗牛赛都当成是正式比赛在打, 把每一场比赛都当成是最后一场来打。 上了场的我就是六亲不认, 别人耍小动作或是架拐子我就礼尚往来。 我可以为了救一颗界外球, 人飞出去把球救回来, 然后在地上滚好几圈; 也可以和别人跪在砂石地面抢球, 就算磨破膝盖流血我也要保护球。 For me, basketball is not just a game, it is a war。 上了场就是全力以赴, 不是玩玩就好, 我只想赢, 我知道不能打球的痛苦, 我想一直留在场上打球。

也是因为这种拼命三郎的态度, 受伤是家常便饭。 大概每一只手指头都吃过萝卜干, (因外力冲击扭到手指, 导致指结肿起来), 脚也扭伤过好几次, 眼镜也被打破过好几付。

记忆中专科那几年的青春全部都给了一颗篮球。 那时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在场边看着我打球, 只要她一个崇拜的眼神, 或者热情地为我加油, 我就可以为了她奋战到底。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