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就知道這個故事,還記得一個人在家看 youtube 而熱淚盈眶。近年來也會陸續收到好友同事們轉寄關於 Team Hoyt「賀特二人組」 的 e-mail,一直到今年終於從美國訂到了他們的傳記書籍『It’s only a mountain』,花了三個多禮拜看完,分享更多他們一路走來的辛苦和挑戰。

每個男人都應該花點時間看看 Team Hoyt 的故事,尤其是已經當上爸爸的人,你可以知道原來一個父親可以為了他的兒子付出這麼多。

「Team Hoyt」是由父親 Dick Hoyt和兒子 Rick Hoyt所組成的團體,從 1979 年到 2008 年間,他們一共完成了 984 項體育比賽,包括 229次鐵人三項競賽、66次馬拉松、212次 10K長跑等,如果你知道 Rick是終生不能講話和走路的,都是由 Dick在後面推或者拉的方式來完成比賽,相信你會更佩服他們的成就。

今年 Dick和 Rick已經分別 69 和 47 歲了,從 Dick 39 歲起他就這樣到處推著 Rick 參加比賽,30個年頭如一日,只要能夠讓 Rick 感受到和每個人一樣的生活體驗,手臂、腿部和全身上下傳來的痠痛都不算什麼。只要他的身體還可以推得動Rick,他就會一直跑下去……。

Dick從小就對各種球類競技有著濃厚的興趣,以一個愛好運動的男人來說,他滿心期待自己和妻子 Judy的第一個孩子會是個很愛運動的男孩,沒想到天不從人願,嬰兒因為臍帶纏住脖子,導致氧氣不能順利進到腦中,雖然搶救成功但也留下無法挽回的後遺症:嬰兒身體異常僵硬,不會吸奶甚至無法張開緊握的拳頭,後來醫生診斷為腦性麻痺 (cerebral palsy),說這個孩子終其一生都會是個植物人,建議他們把他放到療養院,從此忘記他,然後回家再生一個健康的寶寶。

有些父母望子成龍,而Dick & Judy卻只希望他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地說話和走路。在接受了殘酷的真相之後,他們發誓不會因為這樣就把 Rick 丟在一旁,他們要讓 Rick和一般的孩子一樣在正常的環境中長大。為了支付龐大的醫療費用,Dick 兼任三份工作;而 Judy 則專心在家照顧 Rick。每當她看到兒子明亮的雙眼時,她就相信她的兒子只有身體上的障礙,心理和智能絕對是正常的,於是她不厭其煩地教Rick 認識字母,並把寫上名稱的圖卡放在家中的各種物品上,直到 Rick 能夠辨識為止。由於幼稚園不讓 Rick 跟其他小孩一起上課,Judy 只好擔任起家庭教師的角色,過程中也難免會有挫折和沮喪,但當她發現 Rick 聽完她說的笑話會露出微笑時,她就知道辛苦都是值得的。

Rick 一直以來都只能用微笑和點頭來和別人溝通,一直到 12 歲那年腦性麻痺實驗室和 Tufes 大學替他發明了一台叫做〝The Hope Machine〞的儀器,可以利用擺動頭部來選取想要顯示的字母在螢幕上,雖然很緩慢,但是卻可以完整地表達 Rick 的想法。 Dick、Judy和工程師們都很好奇 Rick想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是〝Hi! Mom〞、〝Hi! Dad〞還是〝Thank you〞,結果沒有一個人猜對,Rick 的第一句話竟然是〝Go! Bruins!〞(當時職業冰球聯盟的波士頓棕熊隊正準備參加Stanley Cup),也是在此時,從未開口的Rick 展現了他對體育運動的喜愛。

在 Rick 的高中時期,有一次班上正好要舉辦一個長跑活動,目的是為了一位意外受傷,腰部以下癱瘓的同學募得醫療基金,沒有任何人比 Rick 更深切感受不能行走的痛苦和龐大醫療費用的壓力,所以他要求父親推著坐輪椅的他參加活動。Dick從來就不是個很會跑步的人,頂多跑過 1 英里,但 Dick 心想可以和兒子共同參加一個體育賽事,當一次 teammate 也不錯,便答應了 Rick的請求。雖然五英里的跑步讓Dick 後來的三天都有血尿,兩個星期內也都很難走路,不過當完成賽事之後,Rick在電腦螢幕打下:〝Dad, when I am running, it feels like I’m not even handicapped.〞Dick大受感動,原來自己可以讓 Rick忘記生理上殘疾的限制,給予他一直想要擁有的運動經驗,同時讓他的人生更趨於圓滿。於是 Dick 開始做密集的訓練,獨自一個人推著放著重物的椅子跑步,接下來幾乎每個週末他們都會去參加各種跑步比賽,他們不但 run for fun, also race to win. 剛開始只是希望不會是吊車尾完成比賽的,後來就都全力以赴跑出自己的最佳速度。



在1981年,Dick和 Rick 準備要去參加了 26.2 英里的 Boston 馬拉松長跑,但是舉辦單位以條件不符為理由不接受他們的報名,他們只好在參賽者後面跟著一起跑,就這樣每年參加比賽,也引起愈來愈多的媒體注意。直到 1983 年主辦單位終於條件式地讓步,告訴他們參賽的資格是要跑出那個年紀被要求的完成時間。然而他們 2 小時 57 分的成績雖然可以取得 43 歲 Dick的參賽權,但必須少於 2 小時 50 分才算通過 21 歲 Rick的標準。其實這個時間對於 43 歲的人而言都已經很吃力了,更何況還推著一個 59 公斤的重量在跑步。可是他們沒有向主辦單位屈服,回到家後馬上在隔年行事曆上的比賽日期寫上〝Officially!〞的目標,經過一整年的努力練習,他們用 2 小時 45 分硬是取得 1984年的正式參賽資格。

在 1985 年,他們打算也嘗試鐵人三項競賽,而Dick 7 歲起就沒有再騎過腳踏車,更糟的是他還是個不會游泳的旱鴨子。說到做到的Dick 開始苦練游泳,也想出帶著 Rick 一同參賽的方法:游泳時,他拖著載有Rick 的橡皮艇;騎腳踏車時,他把 Rick 的座椅連結在後面(或前面);跑步時就把車子和座椅分開,推著座椅向前跑。就這樣他們以 4 個多小時完成了總長 51 英里的賽程。







1986 年的 Canada Ironman 則是他們生涯中最艱難的賽事之一,在游泳時 Dick 發生胃絞痛,還一度腳抽筋,但是他仍堅持繼續完成比賽。他們從早上7:00 開始游泳,再經過騎腳踏車和長跑,到最後抵達終點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雖然花了 17 小時又 53 分,他們仍然沒有中途退出,連加拿大總理都親自寫信表達對他們的欽佩之意。

1992 年,他們打算成立「Hoyt Fund」基金會來幫助全國的殘障人士,計畫橫跨全美來募款 1 百萬美元,他們一天要跑 5 英里和騎車 80 英里,連續跑 47 天。為了避開陽光,每天早上必須 4:30 起床,還要適應 49度到零下的溫差變化以及各種惡劣路況的考驗,最後也真的達成從 LA 到 Boston 3700 英里的紀錄。



有人曾經問過Dick 為什麼不嘗試獨自參賽,一定可以取得世界級的成績時,他說:「我和 Rick一起參加比賽,純粹是為了樂趣和引起更多人對於殘障問題的重視,如果我單獨參加的話就不可能做到這些,而且我也不知道我的手在跑步時要擺在那裡?」

當記者問 Dick是什麼原因驅使他一再參加各種馬拉松和鐵人三項比賽時,他說: 「我的力量全部來自於 Rick,他熱愛運動和競爭,他想要贏,他是驅使我不斷堅持和奮戰下去的動力。每當我推著他,我就有源源不斷的能量在身體內部產生, 讓我跑得更快一點。最重要的,我只是單純地希望我的兒子也能夠親身參與生命中的一切,讓他跟周遭的人沒有不同。我想任何一位父親都會對他的兒子或女兒作一樣的事情。」



也不要認為 Rick只是坐享其成,在椅子上由父親推著,一起分享完成比賽的榮耀。其實他在每次參加比賽之前,都必須嚴格控制自己的飲食,包括戒除最愛的蛋糕和可樂,設法減輕體重。而或許在跑道上可以有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推著他,但是在求學的道路上,他必須要獨力完成,因為不可能一輩子都依賴父母,他遲早必須找到方法自力更生。高中畢業後他執意申請進入離家遙遠的 Boston 大學特殊教育學系,為的就是訓練自我獨立和取得對生活的所有掌控權。雖然有聘請個人生活看護來打理生活起居,但他必須做好最有效率的行程安排,包括上課、購物、用餐和通勤等事項。而且別人1個小時可以完成的 homework,他必須花上 6 個小時,也就是他一個學期頂多只能修兩堂課程。這場只有他自己參加的比賽總共花了 9 個年頭,在他 31 歲那年成為全美少數幾位無法說話的大學畢業生之一。校方在畢業典禮時,對他的同班同學說︰「你們往後可以很驕傲地說自己和 Rick Hoyt 一起從這裡畢業。」另外,Rick 有在博物館服務,教導人們對於殘障有更深一層的瞭解。畢業之後他也在學校的電腦實驗室協助一個叫做「Eagle Eyes」的專案,用以協助殘障人士利用眼球活動來移動電動輪椅。Rick想要表達的訊息再清楚不過:“If there is hope for me, there is hope for you. ”未來想必會有更多身體有殘疾的人以他為楷模,不會輕易在求學或求職過程中打退堂鼓,也更有信心自己可以參與正常人的daily life。

Rick說他想過很多次,如果他今天沒有一輩子坐在輪椅上,他會想做什麼事情?他是那麼地喜愛運動,他應該會想去玩冰球、棒球或者籃球。但當他再仔細想過,他覺得自己最希望能夠做的一件事情就是 — 去告訴父親請他坐在輪椅上,然後由他來推著父親跑一次。讀到這裡真的很讓人鼻酸,雖然這註定是個不會實現的願望,但是他的孝心父親一定可以體會。即使不能用言語溝通,他們卻比一般的父子更心靈相契,Dick可以從Rick 的一個眼神中立刻知道他的需求。而藉由每次參加比賽,賽前的暖身準備和做好各種防護措施,還有一起在過程中遇到的障礙和困難,每前進一步,不只是終點線愈來愈近而已,Dick 也幫助Rick離他所嚮往的自由更近一步。



Team Hoyt的成就不僅僅是你所看到的各項體育記錄,Dick & Rick也在全美各地巡迴演講,分享本身的故事和喚醒社會大眾對於殘障問題的關切。“The message of Team Hoyt is that everybody should be included in everyday life.”殘障人士不該被排除在外,受到不平等的對待,他們也有權利去追求想要的生活。

此外,Rick 在成長過程中從來沒有一次問過他的父母:〝Why me?〞,就像他在一段影片中的鏡頭一樣,緩緩地在螢幕上打出 C-A-N,就這麼簡單三個字,後面絕對不會跟著 T這個字母。Rick和父親一樣是個鬥士,他學習接受天生的缺陷和限制,專注在他可以完成的事情上。他的心和靈魂被禁錮在不能自由的軀體裡面,但是夢想仍然可以繼續前進。不但完成大學學業,更能夠對於周遭同樣也是殘障的人們做出貢獻。 Rick 說:〝If I can do it, you can do it. 〞而 Dick 說過:〝What does not kill me only makes me stronger. 〞所以不要小看自己,不要輕言放棄,只要你決定去做某件事情,堅持到底一定會有達成目標的一天。

How do you define a father?
It’s simple.
You take Dick Hoyt’s picture and put it in the dictionary and let the rest of the world follow his lead.



在 Dick 身上,我們看到了最令人動容的父愛。He is not heavy, he is my son. 他不能改變 Rick腦性麻痺的事實,但是憑藉著決心和毅力,他把兒子身體的缺陷轉換成生命中的無限可能。準備要當或者身為人父的男人,要珍惜這個寶貴的機會和神聖的責任,You don’t have to be the best Dad in the world, but you must do your best. 也許說不出口,但你所做的一切,你的兒女一定都知道。長大之後或許他們就會努力去做一個好爸爸或好媽媽。

一對令人感動的深情父子;
一段令人佩服的體壇傳奇;
一個令人落淚的溫馨故事,
希望大家看完之後都能或多或少獲得些什麼。

強力推薦這一段 ABC 電視台的專題影片,可以讓你更瞭解 Team Hoyt 的一切,包括一段描述 Rick心境的感人MV:〝I can only imagine〞



備註︰
1.幽默就是治療悲觀和度過逆境最好的解藥。Rick 小時候就有著絕佳的幽默感,當初實驗室的工程人員不相信他跟正常人的腦袋一樣正常,Judy 請他們說一個笑話,當他們看到 Rick 臉上大大的笑容時,他們才被說服且著手研發那一台 Hope Machine。Rick 也很會自我解嘲,他說:「不管到那裡都有一堆人在注視著我,大家一定都認為那是殘障的緣故,可是我知道那是因為我長得太帥,讓大家無法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另外,有時候我也想跟大家一樣可以行走自如,不過像我這樣最大的好處就是我永遠不用洗盤子。」另外,在他們全家一起橫跨美國時,他突發奇想在後腦用髮刻的方式畫出美國地圖,每次橫跨一州他們就在那一州上面用刀子稍微刻出一條線,代表每天的完成進度。還有,他老說自己比老爸厲害,因為通過終點時都是坐輪椅在前面的他率先通過,也因為太臭屁,所以有一次 Dick 故意在快到終點時,就把輪椅反過來,讓自己先通過終點線。

2.當大部分的人都把焦點放在 Dick & Rick身上時,我們也不能忽略母親 Judy 的貢獻。不但是為了兒子,更為全國的殘障人士爭取最大的權利和福祉。因為她鍥而不捨的努力,麻省議會立法通過了 Chapter 766,規定所有的孩童包括殘障者都有權利進入公立學校就讀。另外,她也成立了專門替身障者謀求福利的機構,透過演講及其他活動,募得慈善款項。

3.還有一個有趣的小插曲,Dick 還有另外兩個遺傳到優秀運動細胞的兒子: Russ 是摔角好手;Rob 則是游泳健將。他們老是嘲笑老爸游泳時根本沒有用到腳,模樣極為滑稽。Russ 甚至打賭他可以輕鬆擊敗老爸,於是他們一起報名參加同一場鐵人賽。剛開始Russ 的確在游泳和自行車項目取得領先,但在不擅長的長跑時就被 Dick & Rick超過去而輸掉賭注,Russ 甚至還開玩笑地問 Dick:〝那椅子裡還可以塞的下一個人嗎?〞,經過這次比賽,他才打從心裡佩服老爸。

4.關於書名 『It’s only a mountain』的由來,有一次Dick和全家人要去爬 Managnock 山峰時,大家都很納悶坐輪椅的 Rick 要怎麼上山,只見 Dick 像消防員一樣揹起 Rick,帥氣地說:「Don’t worry, I’ll take care of it. It’s only a mountain.」然後就把 Rick 揹上山了。其實在生命旅程中,Team Hoyt 也是用這種精神一起征服了一座又一座檔在眼前的山峰。

這是 Team Hoyt 參加 2008 年 Boston 馬拉松的照片。他們從 1981 起每年都來跑,已經連續第 28 次參賽。



就是這本好不容易才入手的書籍 (2002 年出版)。



5.目前在 Boston Logan 機場的 Terminal C 有 Rick 和 Dick 的展示銅像。



6.在 2010 和 2012 年,Dick 和 Rick 分別各自出版了他們的故事:

Devoted: The Story of a Father's Love for His Son (中文版為先覺出版社出版的『最美的奉獻』)



One Letter at a Time



【延伸閱讀】

『One Letter at a Time』讀後感 – 生命鬥士 Rick Hoyt 瑞克.賀特的故事

  
這裡是 Team Hoyt 的官網,有更多關於他們的介紹和相片。
http://www.teamhoyt.com/index.html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yan / 小凱 的頭像
Ryan / 小凱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