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的聲音漸漸蓋過觀眾的喧嘩聲,即使一直告訴自己要鎮定,還是很難相信這個彷彿科幻電影的畫面活生生地在眼前上演了,身邊的球員都是 18 ~ 20 歲的年紀,而自己上次在比賽中站上罰球線已經是 52 年前的事情,無論如何,只要能夠罰進這一球,就是夢想成真的時刻……



【The Path】

Ken 從小就對籃球有濃厚的興趣,在國中和高中時期每天花了 8 ~ 10 個小時在練球和打球,14 歲時有一次打到隔天起床後竟然無法走路,醫生一度懷疑是小兒麻痺,後來才證實是過度疲勞所造成,休息了 10 天才能行走。他的勤奮練習也得到相對的回報,加入高中校後成為隊上的得分王。

雖然 Ken 的家境無法負擔大學學費,但是在高中即將畢業時,他決定要試著申請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的大學。即使已經是家族裡第一位念完高中的人,他對於自己有更高的期許,因為不想步上父親的後塵,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的礦坑中工作40 年。可惜因為一場重感冒,使他在球季末段沒有上場,倉促復出後表現也跟著下滑,導致沒有學校接受他的申請。此時 Lees Junior College 的教練主動聯絡 Ken,邀請他進入校隊,並提供獎學金和住宿。這個轉機也讓 Ken 的籃球生涯得以延續,如願以償當選大學籃球員。

Ken 的大一球季表現亮眼,初登場就拿下 21 分,球季結束後不只幫助球隊大幅改善勝率,也是陣中的助攻王和罰球命中率領先者。在暑假期間,Ken 決心要加倍練習,讓大二球季的成績可以更加進步。沒想到某一天他莫名其妙被叫到校長室,指責他用刮鬍泡胡亂噴灑教練的辦公室,並且毫不理會 Ken 的解釋,命令他即刻退學。

被陷害的 Ken 瞬間從前途看好的大學運動員,變成無處可去的輟學生,幾經考慮後他決定先到空軍服役四年。而在適應軍旅生涯之後,他被選入總部的籃球隊,是隊中的主力球員之一,並且每年都贏得連隊聯盟的冠軍。

退伍後的 Ken 從事記者的工作,並擔任報社的編輯長達 38 年。工作之餘,他也保持定期打籃球的習慣,參加了報社和幾家公司的籃球隊。

【The Moment】

在 64 歲退休的 Ken,把高爾夫和滑雪視為主要的休閒活動。而在2007 年的某個下午,72 歲的他心血來潮,拿起籃球在後院練習投籃,雖然力氣不比從前,但是感覺自己的球感還在,第二天練習時在 15 到 20 呎投籃更是連續命中,此時 Ken 的腦海中浮現一個瘋狂的念頭:“當年是因為蒙受不白之冤而被逐出校園,雖然50 個年頭過去了,但是現在的我還可以打球,或許還有小小的希望,去彌補錯過的大學籃球球季。” 接著他立刻寫 e-mail 給附近的幾所小型大學,毛遂自薦想加入校隊,經過幾週音訊全無的等待,終於有一位 Roane State 社區大學的 Randy Nesbit 教練肯給 Ken 機會,不過由於錯過了該年度的註冊期限,所以教練同意讓 Ken 用一年的時間來準備 2008-2009 球季。

為了適應強度激烈的大學籃球比賽,Ken 積極到健身房報到,包括臥舉和蹲舉等重量訓練,隨著練習次數的增加,他的投射範圍也逐漸擴大,能夠更有自信和更輕鬆地在三分線外出手。另外,因為想要找回比賽的感覺,他報名教會聯盟的籃球賽,對手是 25 歲含以下的球員,不幸在兩場比賽後就因傷退場。醫生的診斷是雙腳都有足底筋膜炎,許多籃球員都因此而結束職業生涯,並建議 Ken 放棄打球。但是他堅持想再回到球場,醫生只好請 Ken 接受復健療程,並暫停練習至少五週。他很有耐心地循序漸進做復健,直到腳傷狀況好轉,並及時趕上開學參與球隊練習。

然而重回籃壇之路比 Ken 想像中還要艱辛,不管是身體或者心理方面。他除了每天必須開車 112 公里往返學校之外,早上 8:00 就跟大家到健身房做重訓,還要像其他大學生一樣上課和考試;放學後就是運球、投籃和快攻等練習。即使每次上場之前都要裝戴加強保護的護踝、護膝和護腰,回到家時一樣免不了後背、膝蓋和雙腳的極度痠痛,以及分組練習時造成的身體瘀青。加上原本的糖尿病和幾年前動過的心臟手術,經常讓 Ken 懷疑自己還能夠撐多久。



他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要變成年紀最老,並在大學籃球比賽留下得分紀錄的選手,Ken 用 Star Trek(星艦奇航記)影集中 Kirk 艦長說過的話勉勵自己:“To go 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這個動機讓他日復一日堅持下去,認真的態度漸漸得到隊友的認同。另一方面,每次搭巴士到客場比賽,Ken 都能說出那個學校或者當地的歷史和趣事,也讓隊友愈來愈喜歡他。

在 2008 年 11 月 3 日,球季開打的第一場主場比賽,當下半場還剩下 15 分鐘,球隊取得 30 分的領先時,Ken 開始期待上場的時機。當教練問他是否準備好了,Ken 迫不及待脫掉熱身衣,並回答:“I’ve been ready for 52 years!” 然後教練還在場邊安排運動腳踏車,讓 Ken 先踩著幾分鐘才換他上去比賽。

可能是過於緊張,第一次的出手就落空。但是第二次的出手 Ken 很聰明地先做了假動作,騙到對方的球員跳起來封阻,坐飛機而嚴重犯規,讓自己賺到了罰兩球的機會。他沒有想到朝思暮想的這一刻這麼快到來,如夢似幻的一切令人懷疑是不是真的。此時,看台的觀眾們不斷鼓譟,包括幾位特地幫他加油的隊友們。自己內心的壓力也讓籃框看起來小了許多,於是 Ken 提醒自己要保持鎮定和冷靜,就跟平常練習過千萬次的罰球一樣,穩穩出手就好。就這樣,第一球空心破網,他高興地舉起雙手,並和隊友互相擊掌,找回自信的 Ken 也順利罰進第二球。就在此時此刻,Ken的籃球生涯和 52 年前重新接軌,差別只是從當年的青春少年,變成今日的白髮老人而已,相同的是他仍然能夠以完美的拋物線出手,穩健地拿下分數。



P.S. 後來 Ken 才知道在比賽之前,敵隊的教練就有先跟球員放話,如果那個老頭下場比賽並拿下任何一分的話,他就會叫全隊都走路回家!

【The Faith】

打破金氏世界紀錄的 Ken 一夕之間變成名人,各大電視台和媒體的訪問接踵而來,大家都想看看史上最老的大學籃球選手,Roane State 社區大學主場比賽的平均觀眾人數從 100 人增加到 400 人。不過 Ken 沒有被名利沖昏頭,他不知道下次可以上場會在什麼時候,所以只要機會來臨,在比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格外珍惜,不管是要在籃下用力卡位,或者死命防守小他 50 多歲的球員。最終在球季結束時,Ken 一共得到 5 分,並留下助攻等記錄。

就當 Ken 滿心期待第二個籃球球季時,上天又開了他一次玩笑。大一的 Ken 修了四門課,但是西班牙語課程沒有過關,學校規定必須要 all pass 才能在大二時留在球隊。於是 Ken 去找學校認可的線上課程,趕緊補修 12 小時的學分,後來卻因為系統問題,導致學分轉換沒有在期限之前通過,最後他被迫退出籃球校隊。

之後 Ken 改為轉戰 Senior Olympic team 的比賽,由於當時沒有 70-74 歲的級別,他改打 65-69 歲的級別。在 Charleston 錦標賽的三場比賽中,在 50 分鐘裡拿下 36 分、21 籃板、12 助攻和 4 火鍋的成績。而在 Tennessee State Senior Olympic Game,他替所屬的球隊拿下銅牌,合計在四場比賽中得到 72 分。

在 2009 年的一場比賽中,四處征戰的 Ken 遭受重傷,這一次是阿基里斯腱完全斷裂,醫生宣判終生不得再從事必須跑和跳的任何運動。歷經開刀和上石膏的 5 個月,Ken 試著練習慢走,隔一陣子又嘗試跑步,後來乾脆恢復練球。他一心一意要重返球場,總算在 2011 年再次參加 Senior Olympic 比賽,這一次 76 歲的他是在 75-79 歲的級別,獲得 5 戰 3 勝的成績,並在一場比賽中包辦全隊 19 分中的 17 分。

Ken 知道他的體力不如以往,技巧逐漸退化,只會一路走下坡,但是在他的心中,唯獨一件事情不曾改變,就是他對於籃球的熱愛。就如同他在書中最後一頁所寫的:“我對籃球的渴望永不止息,直到被人放進棺材的那一天為止。在那之前,我永遠會綁緊鞋帶,做好上場奮戰的準備。在過往漫長的航程中,我艱辛地生存下來,如今雖然我已經 76 歲,但是絕對還不到棄船落跑的時候。”



【The Exercise】

Ken 有一天收到ESPN 雜誌作者的 e-mail,告訴他找到了當年害他被踢出大學校隊的同學,並提到有 7 名隊友早已不在人世。對於Ken 來說,遲來的真相沒有那麼重要,反而是因為去世的隊友而感傷。相較之下,年紀比他們還老的自己還依然在籃球場上比賽,他覺得這就是一種上天的恩賜。

You don’t stop running because you get old. You get old because you stop running.” ~Jack Kirk

超馬選手 Jack Kirk 於 96 歲參賽時說過上面這句話,Ken 直到 76 歲也還在打籃球,所以我想改成這樣也很貼切:“你不是因為變老而停止運動,而是因為停止運動才變老。”

每個人都有自己運動的目的,有人是為了減重;有人要讓自己氣色更好,看起來更年輕;有人純粹是沉浸於流汗的快感,跟 Ken 一樣去享受上場比賽的感覺。最重要的是,運動會讓我們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為了可以保持早起運動的習慣,必須按時正常睡覺,精神比以前更好。
為了可以每週排出運動的時間,必須早點完成工作,效率比以前更好。
為了可以挑戰自己身體的潛能,必須持續超越目標,身體比以前更好。

總而言之,運動是一項不用花太多錢,又能夠紓壓解悶的活動。所以我們都要趁年輕多嘗試各種運動項目,並且到老都要持之以恆地運動。

【The Timing】

看完 Ken 的自傳,除了對於他一把年紀、一身老骨頭還打死不退的態度印象深刻,更佩服他想重回大學籃球隊打球的信念。跟他年紀相仿,還在打籃球的老年人也許不少,但不一定每個人都有勇氣,為了自己的夢想孤注一擲。並且每天咬緊牙根,投入心力練習,就為了短短幾分鐘,甚至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上場機會。他不光是證明自己做得到,更啟發了其他的白髮族,到了人生的下半場或者最後一節,依舊可以活得很精彩,只要你願意踏出第一步,成功圓夢的機率就不再是零。

植物的能量是慢慢地,慢慢綻放它的光彩。就像植物一樣,每個人發光發熱的 timing 也不同,節奏也不同……上帝在萬物身上都設了節奏,會在什麼時候盛開,似乎都是已經定的。當你在哪裡盛開,那裡就是你的位置。~『我的慢熟人生』<音樂工作者-李欣芸>

在 Ken 的身上,還可以學習到一件事情:就是永遠要對未來懷抱著希望。當初惡作劇整他的同學,怎麼也想不到 73 歲的 Ken 能夠重新站上球場,甚至更加風光。

只有國中畢業,從賣檳榔靠自學苦讀轉行到房仲業,並拿到年佣金千萬的唐干喻說過:“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學到。”或許今天不屬於你的,將來也不見得屬於你,但是一定要從每次的失敗中得到經驗或收穫,讓自己比以前更加進步。每個人的資質和能力不同,工作經歷和人生體驗不同,際遇和成就也不同。要學著相信所有的難題、困境和挫折,都會隨著時間慢慢沉澱,轉化成以後奮起的能量。千萬不要對自己失去信心,也要繼續努力下去,總會在將來的某一天,你會等到那個屬於你的、綻放光芒的時刻!

【The Hoops Dreamer】

最早是在 2009 年的 CNN news 上看到 Ken 的故事,那時候就有蒐集相關網路資訊,寫了一篇文章。經過三年的時間,好不容易等到他的自傳出版,馬上就在網路訂購,並請同學幫我帶回台灣。253 頁的書是大開本的設計,不太方便攜帶,31.5 USD 的價錢老實說也有點貴,不過還是想深入瞭解 Ken 追尋籃球夢的過程,因為這麼熱血且撼動人心的故事一向是自己很有興趣的題材。

書本封面



準備上場的 Ken (183 cm、86 kg,主打得分後衛)



看起來像教練其實是球員的 Ken



最忠實的啦啦隊 – Ken 的老婆 Emilia (照片中可以看到隊友替 Ken 取的可愛外號: Golden Oldie, Medicare Man)



伉儷情深



Ken 接受電視專訪的影片 (有球隊練習比賽片段 )
Old school baller: 73-year-old makes the team at Roane State

Ken 靠罰球創下金氏世界紀錄的比賽片段
Ken Mink Breaks Record, Roane State Community College

Ken 的故事可不是Uncle Drew,是如假包換的真人真事 (附上 Uncle Drew Chapter 1 & 2)
Uncle Drew

Uncle Drew : Chapter 2

【延伸閱讀】

和 Ken 一樣熱血的歐吉桑機車環島故事:

「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 / Go Grandriders」觀後感

 

另一個十分感人的籃球故事:

『Stand Up』讀後感 – 獨腳籃球鬥士 Scott Odom 的自傳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全站熱搜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