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你是空中巴士 A-320 的機長,才剛從機場起飛,美麗的紐約市天際線就在眼前,就在飛機緩緩爬升之際,忽然之間左右引擎同時故障,就跟纜線斷掉的電梯從 2800 呎高空下墜一樣。以前從未發生過類似的意外,訓練課程也沒有教過應變方法,更糟的是飛機在大廈林立的鬧區上空,一旦失事墜毀,不光全部乘客賠上性命,還會造成更多無辜市民的傷亡。你不敢相信這種悲劇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高度愈來愈低,難道最後幾分鐘的生命只能閉上眼睛祈禱嗎?

DSC09935  

電影是兩個月前上映的,明明是已經知道結局的社會新聞,片子也不長,可是朋友們看完都說好看,讓我很納悶賣座的原因。 Sully 的英文自傳等了一段時間調貨,以及上個月才看電影,加上前陣子太忙,文章拖到最近才完成。幸好中文版自傳尚未上市,大膽地在標題放上「全台獨家」四個字。

自傳比電影帶給我的收穫更多,除了揭露 Sully 的生平,還有不少感人的故事,特別以四篇文章介紹內容:

第一篇:介紹事件經過、Sully 機長生平、最關鍵的成功因素和個人感想。

第二篇:介紹其他成功因素、Sully 的家庭故事和個人感想。

第三篇:介紹哈德遜奇蹟的後續發展、電影和自傳的差別,以及個人感想。

第四篇:介紹機長的生活和責任,以及個人感想。


Part 1: The Miracle on the Hudson / 哈德遜奇蹟

在 2009 年的 1 月 15 日的下午 3 點多,五十八歲的 Sully 機長負責駕駛 1549 號班機,起飛離開紐約市的 LaGuardia 機場剛經過九十五秒,還不到三千英呎的高度,他就看到前方約一個美式足球場的距離有一大群鳥,接著就像進入最糟的暴風雨,鳥群不斷撞擊機鼻、機翼和引擎,雖然過去有三到四次遇到鳥群的經驗,全都沒有這次嚴重。研究顯示只有百分之四的鳥擊會造成機身受損,在過去二十年裡,野生動物導致 185 架飛機受損和 182 名乘客喪生。

拜現代科技進步所賜,引擎的可靠度提高,一具引擎失效的機率微乎其微, Sully 連一次都沒遇到過。假如不幸一具引擎壞掉,機身會傾斜到另一邊,仍有一半的動力飛行和控制飛機,並且有充裕時間通知塔台,找最近的機場降落。然而重達十萬五千磅的機身要靠四萬磅的兩具引擎推動,以每小時 230 哩高速飛行時,這些鳥被吸進引擎裡,瞬間整架飛機動力全失, Sully 知道自己遇上前所未有的危機,同一時間,乘客們也感覺到不對勁,整座機艙跟圖書館一樣安靜。

在受到鳥群襲擊八秒鐘之後, Sully 馬上告訴副機長 Jeff 說:「My aircraft. / 這台飛機由我監控!」自己繼續駕駛飛機,讓副機長去翻閱緊急程序檢查表 (emergency checklist),第一個原因是 Sully 的飛行經驗更豐富;第二個原因是明顯的地標都在他這邊窗戶的可視範圍內;第三個原因是 Jeff 才剛針對這台 A320 客機受訓不久,對於應變措施記憶猶新。

00  

當下 Sully 腦海裡的念頭是自己怎麼可能遇到空難,但隨即冷靜下來,想起機師訓練課程中的三條基本危機處理原則:

1.Maintain aircraft control:永遠確保有人駕駛飛機,並保持在最佳航線上。其他的事情像確認處理程序和通知塔台也要做,不過沒有這一件事情關鍵。

2.Analyze the situation and take proper action:分析哪個系統出問題以及剩下多少燃料,做出對應處理。

3.Land as soon as conditions permit:要考慮天氣、跑道的長度和寬度、機場的救援團隊和設備…等因素,決定是否要前往最近的機場,還是另一座氣候或設施更好的機場。

這三個原則簡稱為:

1.Aviate:繼續駕駛飛機。

2.Navigate:確定沒有偏移航道。

3.Communicate:跟塔臺尋求協助,並且讓機上人員知道如何保住性命。

Sully 和副機長 Jeff 幾乎各自進行所有的程序,沒有注視對方和講話,彼此都明白問題有多大條,趕緊以專業態度應變,完全沒有多餘時間通知乘客。 Sully 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機鼻降低,以便取得最佳的滑行角度。此時飛機持續以每分鐘一千英尺下降中,大概是電梯每秒下降兩個樓層的速度。遭受鳥擊 21 秒之後, Sully 一邊駕駛飛機向左飛,一邊聯繫塔台,嘗試找到降落之處。

三十四歲的塔台管制員 Patrick 有十年在職經驗,成功引導過上千次降落,包括幾架失去一具引擎功能、十五架受到鳥擊的飛機,最糟糕的一次是擋風玻璃受損,可是跟大多數的管制員一樣,不曾處理過沒有任何推進動力的飛機。 Patrick 先請 Sully 返回班機起飛的 LaGuardia 機場,並通知地面人員清空第十三號跑道。

Sully 通知塔台之後,他估計飛機還有幾分鐘就會墜落到地面,思考可以採取的因應對策,其中一個是重新發動引擎。通常吸進太多火山灰或發生燃料問題,引擎有時會失去全部動力,等到飛過火山灰籠罩的區域,只要時間和高度足夠,就能夠再次啟動。以 1549 號班機來說, Sully 從機身震動的幅度判斷引擎大幅受損,不可能重新啟動,不過目前的高度還夠,還是想試試看,同時他體認到這是自己飛行四十二年以來,首次無法讓飛機完整無缺地降落。

而管制員 Patrick 持續說服降落機場是最佳方案, Sully 除了回答辦不到,還語出驚人地表示可能會降落在哈德遜河,畢竟目前高度太低、速度太慢、距離太遠,以及方向不對。假設地面是沒有天橋、車輛稀少的州際高速公路,或者空間廣闊的農田,都會成為迫降的選項之一,可惜不會出現在全美最大的都會紐約市。至於 LaGuardia 機場, Sully 平常就養成觀察各機場周邊環境的習慣,腦海中浮現建築物、鄰近地區,以及眾多居民的場景,這些全是影響安全降落的因素。更何況一旦回頭返回機場,等於無法改選其他降落方案,所以非確定百分之百成功不可。

迫降在難度極高的跑道時會發生什麼事呢?機上乘客可能會有重大傷害,更不曉得跑道上還有多少人,甚至降落時偏離幾呎,機身就會四分五裂,所有人身陷火海,吸入濃煙,或者受到外傷。

降落在跑道代表要做哪些事情呢?副機長 Jeff 要停止試著啟動引擎, Sully 必須專心調整速度和高度,雖然飛機由液壓動力所掌控,但 Sully 不確定是否能順利放下起落架和鎖定在正確位置。要是想藉助重力迫使起落架自動放下,又要請 Jeff 查閱緊急程序檢查表。

假如下降時錯過跑道呢?延伸下去是法拉盛灣 (Flushing Bay),就算順利降落,那邊總是有許多觀光客,救援小組也僅有幾艘機動船。

相較之下,哈德遜河長度和寬度都足夠,當天的水面平穩,而且 Sully 有信心飛到那裏。多年前他參觀過附近的無畏號航空太空博物館 (Intrepid Sea-Air-Space Museum),確定沿海有許多救援資源,包括小船和渡輪,幾個街區之外還有警察和救護車隊。

當 Sully 反覆衡量上述選項時,管制員 Patrick 覺得降落哈德遜河必死無疑,在飛航訓練的模擬器沒有教過迫降水面。兩人同意還可以試試紐澤西的 Teterboro 機場, Patrick 立即聯繫對方塔台,把一號跑道清空。

駕駛民航機的這些年來, Sully 總會想起加入空軍時研究過的眾多彈射案例,飛行員擔心毀損造價昂貴的戰鬥機,千方百計嘗試修正航道,導致失去寶貴的求生機會,落得機毀人亡的下場。其實遭受鳥擊後, Sully 能立刻試著返回 LaGuardia 機場,讓損壞飛機的機率降低,但他秉持 goal sacrificing 的原則,無法達成所有目標時,必須犧牲次要的目標 (六千萬美元的飛機),確保能完成最重要的目標 (拯救全部乘客)。

01  

在建議降落 Teterboro 機場的 22 秒之後, Sully 從窗外景象判斷飛機到不了那裏,堅持要迫降哈德遜河, Patrick 聽到時認為這是 Sully 的最後遺言,自己會是最後一位和他講話的人。他記得在 1996 年一架波音 767 班機燃料用盡,嘗試迫降葛摩島附近的印度洋,結果機翼頂端撞到海面後,承受不了劇烈震動而裂開, 175 位乘客中有 125 位死於撞擊或淹死海中。 Patrick 不死心地繼續說服 Sully,無奈飛機已經低於紐約的摩天大樓,塔台的雷達偵測不到,通訊也被阻斷。然而他仍不放棄,繼續告知還能選擇七哩之外的 Newark 機場,這個時候飛機離掉落哈德遜河只剩下 21 秒…

sully-image-6  

由於這一場意外來的太快, Sully 和副機長 Jeff 找不到時間跟空服員和乘客通話,考量到即將發生的高速迫降, Sully 才透過廣播說:「我是機長,請做好衝擊準備! / This is the captain. Brace for impact!」一方面讓乘客自保求生,二方面讓空服員趕快協助他們,請每個人低頭和彎低身子。

引擎失去動力之後, Sully 剩下控制機身俯仰的能力,也就是機鼻朝上或朝下,因此他想辦法維持最佳角度,才能在降落時有合適的滑行速度。如果儀表板顯示速度過慢, Sully 就把機身放低一點;如果速度太快,就把機身提高一點。另外,沒有引擎推力使降落速度比正常狀況更快,起落架也還收在機身裡,他盡可能保持機翼的水平姿態,避免撞到水面時整台飛機跟輪子一樣翻筋斗 (cartwheeling)。

從鳥擊意外到現在才過了三分鐘, Sully 從窗外景象計算下降速度和機身高度,決定此時是最佳降落時機,於是把側桿 (sidestick) 往後拉,持續拉到底,同時在撞擊水面時緊緊握住。飛機迫降哈德遜河之後,一路向前滑行,速度逐漸減慢,最後終於呈現平穩狀態。事後證明 Sully 的操作和自己的預測相去不遠,機鼻比水平面高出 9.8 度,機翼正好是水平,飛行速度則是 125.2 節,比外型 (configuration) 要求的最低速度稍高一點。美中不足的是下降速度,即使機鼻提高和側桿拉到底,仍然不能如 Sully 所願。經過一到兩秒之後,紐約的天際線景觀就在飛機眼前, Sully 和 Jeff 不約而同地跟對方說:「這沒有我想像地那麼糟嘛!」隨即準備處理更迫切的危機,如何防止 155 名乘客因飛機下沉被淹死在河中。

02  

Sully 打開駕駛艙門,宣布逃生命令,空姐們則忙著請乘客穿上救生衣和指引正確路線,因為冰冷的河水已經慢慢灌入機艙。不過撞擊水面時機身稍微提高,後機身的撞擊力道比前面更大,使後方艙門受損,改為開啟靠近機翼的左右艙門,讓乘客站在機翼和前方的充氣安全逃生滑梯上。

03  

按照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規定,空服人員必須在九十秒內疏散全機的乘客,少了後方艙門,總共花了三分半鐘才完成。站在機翼上的乘客被河水淹到腳踝,還有些人腰部以下都泡在水裡, Sully 和 Jeff 忙著收集救生衣、外套或毛毯,遞給正在吹寒受凍的乘客們。另外, Sully 來回機艙兩次,確認沒有其他乘客在裡面,第二次時河水將近淹到腰部,要採到椅子上才能回到機頭區域。

在飛機迫降時,紐澤西的渡輪總站人員目睹整個過程,沒有等到當局下令,主動派出十四艘船前往救援, Sully 請他們先救在機翼上的乘客,並嘗試清點總人數,是否 150 名乘客和三名空服員都在,可惜另一邊機翼的乘客陸續被救走,來不及完成統計。此外,沒有任何一條規定要求機長必須最後一位離開飛機, 但 Sully 仍確認沒有剩餘乘客在安全逃生滑梯上,才願意搭上渡輪。

他先打電話回家報平安,請老婆告知兩位女兒,怕看到新聞報導她們會擔心。 Sully 被救上岸後,警察說市長 Michael Bloomberg 和警察局長 Raymond Kelly 要求見面和問問題,他說還有責任在身走不開,兩人只好親自來到碼頭, Sully 簡短地回應自己確認過沒人留在飛機上,正忙著調查多少人被救出。

Sully 被送到醫院後,醫生檢查過身體並無大礙,他的心情卻無比焦慮,苦苦等候乘客的消息。直到迫降經過四個多小時,在晚上 7 點 40 分,航空公司的工會代表正式確認 155 人全部平安,他才終於比較放鬆,盡管沒有救回飛機,至少讓乘客和空服員都活了下來。

另一方面,管制員 Patrick 與 Sully 失聯後,當場被主管暫時撤離職務,到工會辦公室休息,並且安排尿液測試,這是發生重大飛安意外的既定程序。由於沒有電視機,他並不知道班機成功迫降的新聞。 Patrick 獨自待在房間,思考到底能怎麼做才能避免此次意外,還傳了簡訊告訴老婆說: Had a crash. Not OK. Can't talk now,老婆還以為是車禍。後來同事告訴 Patrick 最新發展,他總算鬆了一口氣。

回顧上面發生這麼多事情,事實上從鳥擊到迫降僅有短短三分半鐘, Sully 完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判斷和行動,化解了一場空難。為什麼他能夠臨危不亂,化險為夷呢?讓我們嘗試從他的人生中找出線索吧!

1549 班機的飛航路線圖:

10  



Part 2: Career Path / Sully 機長生平簡介

I've come to realize that my journey to the Hudson River didn't begin at LaGuardia Airport. It began decades before...My entire life led me safety to that river.

我了解到抵達哈德遜河的旅程不是從拉瓜地亞機場開始, 而是從好多好多年以前…成功降落的背後,其實是我一輩子的努力成果。

【兒時夢想】

Sully 出生於 1951 年,那個年代離美國贏得二次世界大戰不久,空軍是國民的驕傲。他的父親在珍珠港事變前六個月加入海軍,希望能成為海軍飛行員,也通過嚴格的體能測試,在最後一刻決定既然在學校主修牙科醫學,當個牙醫更適合報效國家。假如 Sully 的父親沒有改變心意,就會跟駕駛海軍戰鬥機的同袍一起在戰爭中喪生。

Sully 在五歲時就立志要當飛行員,六歲時親手做了一台模型飛機,十一歲時讀完每一本跟飛行有關的書和雜誌,同年第一次跟母親搭乘飛機,更加堅定自己的志向。

11  

十六歲時,他跟父親表示想學習飛行的願望,找到二戰時平民飛行訓練中心的 Cook 教練,白天學飛,晚上念書,準備私人飛行執照的考試。經過幾個月合計七小時二十五分的飛行時數, Cook 就認可 Sully 有資格自己單飛,往後每隔幾天可以自己回來複習,不用再付每小時三塊美金的學費,只要繳六塊美金的飛機使用費和油料錢。即使寫這本自傳時, Sully 已經累積 19700 小時的飛行時數,仍然對於首次駕駛飛機的那九分鐘印象深刻,這一輩子都想過著人在空中的生活,以此為終生職業。

高中時期的 Sully 不是在讀飛行手冊,就是趕著去駕駛飛機,比起和同學相處,他在機艙內更加自在,因為心中懷抱著當飛行員的夢想。某天 Cook 教練告知有一台螺旋槳飛機閃避電線而失事墜毀, Sully 強迫自己去看血跡斑斑的駕駛艙,了解失事的原因,學到飛行員必須隨時掌控每一件事情,否則可能賠上性命。

十七歲的 Sully 累積了七十小時的飛行時數,並通過測驗取得執照,還可以帶著乘客飛行,第一位就是邀請母親,後來又載過妹妹、父親和祖父母,甚至還跟心儀的女孩一起飛行過。

【空軍健兒】

十八歲時, Sully 本來是錄取海軍學院,但由於錄取空軍飛行學院的人拒絕報到,如願開始為期五年的空軍軍旅生涯。他除了學飛 T-33 教練機,也學習滑翔機,並利用課餘時間考取飛行教練執照,教導其他朋友學習飛行。入學時有 1406 人,僅有約百分之六十的學生(844 人) 準時畢業, Sully 還被選為優秀空軍飛行學院畢業生。

12  

接下來他進入 Perdue 大學,花了半年取得工業心理學碩士學位 (因為就讀空軍飛行學院期間修完很多學分),學到駕駛艙和儀表如何設計、飛行員的手為什麼要放某個地方、眼睛該看哪裡,更重要的是不僅學會操作程序,並能理解背後的原理。畢業後 Sully 陸續學飛各種不同的飛機,包括 T-37 和 T-38 教練機,以及 B-17 和 B-24 轟炸機,一年的課程結束後, 35 位學員只有兩位取得飛戰鬥機的資格,其中一位就是 Sully。那個年代的飛機沒有先進的控制系統,飛行員必須自己計算和目測俯衝角度和速度,以及距離目標的高度,才能精準投下炸彈命中地面的目標。

Sully 駕駛 F-4 戰鬥機的四年多之中,遇見過約五百位飛行員和武器系統官 (Weapon System Officer,WSO 或是 Guy in back,GIB),其中十二位在受訓過程中身亡。 Sully 除了感到難過,他會深入研究每次意外,如果換成自己在同樣的情況下會怎麼反應,讓同袍的犧牲不會白費。幾年之後他被指派到空軍事故調查委員會 (Air Force Mishap Investigation Board),協助調查空難的原因。

然而再怎麼小心,也難保不會出狀況。某一天 Sully 帶著其餘三台 F-4 戰鬥機飛行,突然發現自己的飛機發生震動,他首先爬升高度,多爭取一點時間。然後指示其中兩台飛機先返回基地,留下最有經驗的一台,觀察自己的飛機外觀是否有明顯損壞。接著 Sully 確認飛機能在低速下維持控制,卻在穩定下降時,一陣狂風讓左翼突然下沉, Sully 趕緊把操作桿全力推往右邊,提起左翼和穩住機身。之後保持兩翼角度,一邊注意機身狀況,一邊準備應變措施,如果又失去控制就彈射,幸好最後順利降落跑道。

13  

另外, Sully 曾多次參加 Red Flag 紅旗軍事演習,對抗海軍和海軍陸戰隊的飛行員,以及英國、加拿大和新加坡等國的空軍,並擔任過指揮官,帶領五十台飛機完成任務。

在七零年代後期,隨著越戰結束,軍事預算被刪減,以及油價持續上漲,戰鬥機飛行員的飛行次數愈來愈少,因此六年的空軍生涯結束後, Sully 就著手下一階段的生涯規劃。原本有考慮當太空人,不過太空總署還沒有派人離開地球的計畫,而且好幾年的訓練最多進行一到兩次任務,為了能繼續開飛機, Sully 決定去應徵飛民航客機。

【民航機長】

Sully 前三年半擔任飛行工程師 (flight engineer),後四年半擔任副機長 (first officer),第八年起才擔任機長 (captain),但不是因為技術高超,而是當時航空業非常缺人,晉升速度跟著加快。

每次 Sully 出門前往機場之前,都會提醒自己別忘記空軍時期學到的「situational awareness」(狀態意識) 技巧,掌握出發地和目的地的氣候狀態,尤其是飛往其他國家時。在飛機起飛之後,雖然亂流不可預測,也不可避免, Sully 會盡最大的努力讓飛行過程更安全,他會請調度員 (dispatcher) 看是否調整航線會讓飛行更順暢,以及請管制員嘗試改變高度,或者請他們跟鄰近的班機收集情報。

此外, Sully 仍然維持年輕時保持至今的習慣,經常翻閱飛安事故時機長和塔台的通聯記錄,模擬應變方案。在九零年代前期,他還加入航空公司的 CRM (Crew Resource Management / 機員資源管理),改進機組人員之間的溝通、領導和決策能力,促進飛航安全。 

xSully-960_640_jpg_pagespeed_ic_iyANpEJzNj    


Part 3: Successful Factor

看完整本自傳,我覺得 Sully 創造哈德遜河奇蹟的原因有三個,這篇文章先說最重要的一個,就是保持謹慎和持續學習,做好最完善的準備。

【Long-term Optimist, short-term Realist】

Sully: In so many areas of life, you need to be long-term optimist but a short-term realist...You can't be a wishful thinker. You have to know what you know and what you don't know, what you can do and what you can't do. You have to know what your airplane can and can't do in every possible situation...You also need to understand how judgment can be affected by circumstances.

Sully:我們在生活各方面,長期來說要保持樂觀,短期來說要講求務實…你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事事順利,必須清楚自己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自己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在每一種可能情況下,飛機可以做到哪些事情,做不到那些事情…以及危機發生時會如何影響你的判斷力。

換句話說,要提醒自己每次飛行都有風險,不能以為有護身符就永遠平安,對於本身能力不足之處要有自知之明,想盡辦法了解飛機的相關知識。 Sully 擔任空軍飛行員時,美國沒有發生戰爭,但自認一旦開打,他有自信能夠繳出跟平常訓練一樣的表現。改飛民航機以後, Sully的心態不曾改變,從不掉以輕心,有了多年經驗而自滿。即使從模擬飛行訓練中,知道現代技術發達,機長的職業生涯可能連一次單引擎故障都碰不到。

另外,要提早培養應變能力,空軍戰鬥機的空難資料顯示,駕駛員死亡的原因通常都是太晚彈射,害怕毀損數百萬美元的飛機被懲罰,所以花太多時間解決根本不可能解決的問題。其中一位死裡逃生的同僚曾告訴 Sully,他以為自己有很充足的時間彈射,事後證明離飛機墜毀剩下三秒鐘而已,假使再晚一秒,就不可能活下來。 Sully 把這個觀念牢記在心裡,駕駛員也是凡人,碰到意外一定會緊張,可是不能一直處於「這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情緒中,因此他才迅速決定降落哈德遜河。



【Learn from Those Who Came before Me】

擔任飛行員和機長期間, Sully 除了把同僚和同事的每一場空難當作教材,更從歷史事件中學習:

1. 在 1944 年,為了研究最適合迫降水面的方法,兩位飛行員駕駛 B-24 轟炸機試著降落詹姆士河,最後提供的建議是飛愈低愈好,以及襟翼在撞擊時要往下。當 Sully 選擇迫降時,始終記得前輩們的提醒。

2. 了解汎美航空班機如何在 1956 年成功迫降太平洋,雖然情況不同,那一台班機是四具引擎壞掉兩具,機長有好幾個小時準備迫降,大海也比河流更適合降落。

3. 研究聯合航空的機長在 1989 年怎麼處理高空中爆開的艙門,有九人飛出機外死亡,但其餘 346 位乘客全數獲救。為了避免火勢破壞引擎,按照程序應該拉起滅火把手,不過機長沒有這樣做,怕導致液壓系統失常,影響控制飛機的能力。這個事件讓 Sully 學到不能完全依賴緊急程序檢查表,要懂得隨機應變。


【Every Effort Counts】

不要忽視每一次的練習,盡管 Sully 和副機長 Jeff 在空難前三天才認識,由於平常的訓練確實,發生鳥擊之後,雙方沒有白費時間在口語溝通,冷靜地各自接受眼前的危機,迅速作出對應的行動。

15  


Part 4: Key Takeaways

Sully: Being a fighter pilot involved risk – we all knew that – and some accidents happened owing to circumstances beyond a pilot's control. But with diligence, preparation, judgment, and skill you could minimize your risks.

Sully:身為一名戰鬥機飛行員隨時有生命危險,大家都了然於胸,而且有些意外是無法控制的因素所造成。可是透過勤奮學習、充分準備、精準判斷和熟練技巧,你一定能夠有效降低風險。

在九零年代中期,於各大航空公司服務的機長中,有百分之八十是軍隊訓練出來的,到了 2009 年剩下百分之四十,其他由全美約兩百家飛行學校負責訓練,因此像 Sully 這種從十六歲就學習飛行,還具有戰鬥機和各式飛機經驗的機長註定愈來愈少。時代和趨勢的變遷無法改變,但他的敬業精神和自我要求值得我們學習,並能嘗試應用在工作上:



【要會做也要會想】

開飛機會有標準操作流程, Sully 剛開始只是照做,到了軍校和大學才了解箇中原理,並透過多年飛行持續驗證所學。在大公司上班也是一樣,遵照行之有年的程序,使用介面方便的系統,能夠減輕不少工作負擔。等到駕輕就熟之後,就要開始思考流程和系統如此設計的原因,根據公司最新的產品藍圖是否還能改進,甚至到了另一家公司,自己能否從無到有導入類似的規劃,這才是老鳥勝過新人的價值所在。



【從不停止學習】

Sully: Pilot I have known who make it look the most effortless have something that goes beyond being competent and beyond being someone who can be trusted. Such pilots seem able to find a well-reasoned solution to most every problem. They see flying as an intellectual challenge and embrace every hour in the sky as another learning opportunity. I've tried to be that kind of pilot.

Sully: 我認識的機長中,有幾位看起來駕駛飛機一派輕鬆自在,因為他們具備過人的能力,也更容易取得別人信任。這些機長總是能對任何飛行狀況做出適當處置,他們視每一趟飛行為智力大挑戰,把握在空中的每一個小時,當作在職進修的機會。長久以來成為那種機長一直是我的目標。

就跟 Sully 利用每次飛行精進或複習技能一樣,我們在職場上每年都要比去年更加進步,有用心的人,每一天上班、每一次任務、每一個專案都能有所收穫,不光從自己處理的事情學習,也能觀察同事們的作法。沒用心的人,在公司待了五年,只是第一年的事情重複做五次,甚至熟練到上班有更多時間在摸魚,打屁聊天,等著準時下班回家。

此外,主管不可能期待屬下第一次對外國客戶簡報或出國開會就有完美演出,因此平日就要練習。不見得每個人都負責國外客戶,主管還是能要求部屬選擇跟工作有關的主題,定期做英文簡報,結束後講評有待加強之處,唯有透過長期練習,臨場才會有合格或不錯的表現。



【撰寫失敗報告】

Sully: Everything is unprecedented until it happens for the first time.

Sully: 每件不可能的事情都是第一次發生之後,才會有人相信。

20  

在聽證會上,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成員質疑 Sully 的說法,不相信雙引擎都失效。另外,Sully 認為度過危機是歸功於過往的飛行經驗時,對方說既然沒人遇過這種狀況,多年經驗當然派不上用場。

我的看法是,每一次的意外情況不盡相同,不見得別人或自己的經驗能做參考,但深入研究的案例愈多,模擬判斷的次數愈多,緊急應變能力就會提升。在職場也是如此,在《創意,然後呢?》這本書裡,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提到撰寫失敗報告的重要性,看完書的幾周之後,自己正好處理完一個緊急 case,所以寫了一份檢討報告。包括十天以來每一天的進展,以及做出的判斷。並從人、機、料、法等各方面檢討。沒有人要求我這樣做,可是唯有自己清楚哪邊出了問題,哪邊可以做得更好,即使每個專案的問題不太一樣,至少以後不要再犯相同的錯,順便讓同事們做參考。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Sully: My Search for What Really Matters】

A man with no time became a man for all-time.

一位沒有充分時間處理危機的凡人,卻註定成為名留青史的英雄。

電影受限於片長,沒有拍出太多 Sully 的成長經過和從軍過程。讀完自傳就可以知道他下了多少功夫,包括不斷練習,隨時把自己準備好,以及從現代和歷史事件中學習。那三分半鐘的奇蹟迫降,與其說是幸運,不如說是累積四十二年的成果演練!

14516451_1866908903537005_2437539918467390908_n  

 

P.S. 分享兩件 Sully 的趣事:

1.當 Sully 申請軍校時,必須被一群退休將軍們面試。其中一位問他:「軍中的哪個單位有最多的飛機?」一般人會立刻回答:「美國空軍!」但 Sully 知道這一題是陷阱,而且他事先做過研究,自信滿滿地說:「如果把直升機也算在內的話,美國陸軍應該擁有最多的飛機!」那位將軍露出微笑,當場錄取 Sully。

 

2.在 1549 班機成功迫降哈德遜河之後,Sully 覺得自己應該主動聯繫航空公司報告最新狀況,於是他打電話給航空調派員 (dispatcher),結果對方接起電話說:「我是 Bob。」Sully 說:「我是機長 Sullenberger。」但還來不及往下講,就被 Bob 急忙打斷:「我現在沒空跟你談話,有一台飛機掉到哈德遜河裡了!」等到 Sully 回應:「我知道,我就是那一台飛機的機長。」把 Bob 嚇一大跳,他沒有想到在電視上看到的新聞主角會打桌上分機給自己。


【延伸影音】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中文官方預告

 

【延伸閱讀】

看看 Sully 的家庭生活和婚姻危機怎麼幫助他化解空難,以及長年在外飛行如何盡力做好父親的責任:

全台獨家!《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Sully: My Search for What Really Matters》真實故事自傳讀後感想 (二) — 家,永遠是最溫暖的目的地

 

重回事故現場,了解哈德遜奇蹟的後續發展,以及電影和自傳的差別:

全台獨家!《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Sully: My Search for What Really Matters》真實故事自傳讀後感想 (三) — 英雄,是從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做起

 

以 Sully 的角度來看機長的日常生活和職責所在:

全台獨家!《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Sully: My Search for What Really Matters》真實故事自傳讀後感想 (四) — 機長、空姐、航空業員工和乘客應該知道的幾件事

 

【延伸閱讀-其他】

 看看戰鬥機飛行員的養成多麼艱難!

國家地理頻道《台灣菁英戰士-傲氣飛鷹 / Taiwan's Elite Warriors-Fighter Pilots》觀後感想—再苦再累全是為了飛得更高更遠!



真人真事改編的感人台灣空軍電影!

《Dream Flight / 想飛:小王子的夢》觀後感想—你的用心讓她與眾不同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errisa泰瑞莎
  • Hi, Ryan,
    謝謝您的用心。又讓我們多了解一個不平凡人物的完整故事。:)
  • Hi Terrisa,

    不客氣, 終於寫完這本書, 如您所言電影對於 Sully 的過去著墨非常少, 因為主要聚焦於空難危機, 非常可惜. 但講太多感覺又變成傳記電影, 所以看過自傳正好可以補足電影沒說的東西.

    Ryan / 小凱 於 2016/11/23 19:27 回覆

  • jingwei0107
  • 之前在discovery簡單看到事件記錄~
    直到這次路過二輪片又重溫了一次當初看到的感動~
    (看完立馬研究起整個故事背景
    看到版主的文章~
    一開始閱讀文章就停不下來,那感覺就像版主在火車看到這本書一下吧XD
    謝謝Ryan版主的用心整理跟分享~
    覺得感觸良多~有很多值得省思的點~
    (之後決定把書挖出來看XD
    (也謝謝社會上默默付出的人們讓世界變更美好~
  • 您好! 有人看到這篇文章和留言真感動! 這四篇文章寫了一個多月, 真的寫好久! 可惜電影下片兩個月後才寫完, 網路搜尋找到這篇文章的人應該很少, 因為排名在好幾頁之後. 不客氣! 謝謝您! 我當初是請博客來幫我調書, 花了三個多禮拜, 上周末發現誠品書店有在賣, 應該是發現電影票房不錯才進口的. 對啊! 其實薩利機長的人生故事還有很多點值得學習, 好希望更多人看到書或者我的四篇文章, 可以知道更多電影沒說的東西! 有機會我再去找您說的 discovery 影片來看! 謝謝推薦!

    Ryan / 小凱 於 2016/12/06 19:13 回覆

  • Bobby Su
  • 您的心得真是詳細

    這部電影之前看過了
    現在看完這篇心得之後感觸更深

    原來 Sully 機長成功迫降在哈德遜河並不只是臨危不亂
    還是需要不斷的學習累積經驗以便應付各種可能的突發狀況
  • Hi Bobby,
    對啊, 這本書現在誠品書店和博客來都有庫存販售, 當初請他們訂書還等好幾個禮拜呢! 既然書很難買, 當然要好好寫感想囉! 也歡迎看看其他三篇感想喔! 電影片長太短, 看完自傳就知道 Sully 一直在自我磨練, 除了精進技術, 也從別人失敗的經驗中吸取教訓, 另外就是具備戰鬥機飛行員經歷的民航機機長也很少, 難怪可以創造奇蹟. 再次謝謝您願意長篇感想!

    Ryan / 小凱 於 2017/04/06 2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