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時候就看《水底情深》吧!有那麼多寂寞的人物陪著你,不會再那麼難熬,也別忘記主動關心和幫助別人,或許友情和愛情都在某一個轉角等著你!

不會說話的孤兒 Elisa 在美國政府的秘密實驗室當清潔工,某一天長相半人半魚的生物被送進來,為了安撫恐懼與不安,Elisa 嘗試用手語跟生物溝通,不知不覺萌生情愫,成為每天上班最期待的一件事。

當時是 1962 年,美國和蘇聯正處於冷戰時期,為了不讓人形生物落到蘇聯手上, Strickland 上校決定要親手了結它的生命,而蘇聯間諜也蠢蠢欲動,Elisa 別無選擇,打算自己把人形生物帶出實驗室…

DSC00750  


Part 1:個人感想

【至少還有彼此】

It was the notion of a silly young girl. That's the thing about being a janitor, or maid, any type of custodian. You glide unseen, like a fish underwater.

(Elisa多年前就不再嚮往辦公室戀情) 那只不過是天真的少女幻想。無論是清潔工、女僕或守衛,你在別人眼中跟隱形沒有兩樣,像是水底下的魚。

The broken parts of Elisa's heart break further. For how long has the creature been the last of his kind? How long has he swum alone?

Elisa 感到更加心碎。這個生物從何時開始成為種族中唯一的倖存者?寂寞地在水底下活了多久?

001  

He stares at the gaunt fossil in the mirror and ponders how he happened into a snare of such contradiction: A man no one looks at worrying about his looks.

(Giles) 注視著鏡子裡憔悴的老骨頭,忍不住思考自己為什麼落入這個矛盾的迷思:一個別人從不多看一眼的人,幹嘛在意自己的外表?

Warm tears fill his eyes. I've kept myself out of reach of all of you, he thinks, and I'm so sorry. The students for whom he'd felt affection, the friend he'd almost had, the woman who might have made him happy…In all of time and space, there is nothing sadder.

Hoffstetler 博士熱淚盈眶,心裡想著:「很抱歉多年以來我一直和你們保持距離,喜愛的學生們、差點可以變成朋友的人、可能讓我快樂的女人…活到這個年紀,去過很多地方,從來沒有如此悲傷過。」

這部電影的人物共同點就是「寂寞」,Elisa 在夢中才有白馬王子陪伴跳舞、Giles 每天去餐廳希望老闆能和自己說幾句話、Hoffstetler 博士的間諜身分無法跟任何人建立親密關係、人形生物不知道獨自生存了多少年…另外,Strickland 上校和 Lainie 是夫妻也有孩子,對彼此而言卻像最熟悉的陌生人,前者對 Elisa 心動,後者感受不到老公在意自己和家庭。

寂寞不是一時,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Elisa 在實驗室打掃超過十年,Hoffstetler 離鄉背井來美國十八年,到最後已經對談戀愛不抱任何希望,習慣一個人低頭走路,習慣一個人去過生活,最怕突然想到自己有多寂寞。

幸好人形生物的出現,讓他們的人生道路有交錯的機會,Elisa、Giles 和 Hoffstetler 一起幫助生物逃離實驗室,不管未來的命運如何,至少他們還有彼此,曾經為了共同的目標努力過。


【智慧和富有的真義】

I am the one who failed you…Despite the diplomas I have packed away in boxes. Despite the honorifics they attach to my name. All of this to parade me about as intelligent. But what is intelligence? Is intelligence calculations and computations? Or must true intelligence contain a moral component?

(Hoffstetler 對人形生物說) 我對不起你…盡管我拿過許多學位、盡管他們尊稱我博士,這些都顯得我很有智慧。但是什麼叫做智慧呢?是很會算數嗎?還是一定要比別人有道德感呢?

Shopping for someone else is wonderful.

(Elisa) 能夠為了某個人買東西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her life she hasn't counted pennies, and she's determined to revel in it.

Elisa 的人生唯獨今天不用錙銖必較,她決定好好沉醉在購物的快樂之中。

Today she is the richest woman in the world; she has everything she could want; she loves and is loved, and as such is as infinite as the creature, not human nor animal but feeling, a force shared between everything good that has ever been and ever will be.

Elisa 成為了全世界最富有的女人,得到夢寐以求的一切,她深愛別人同時被深愛著,那種感受如同連結過去到現在所有良善事物的力量,「長長久久」和「無比深刻」,也跟人型生物的本質相近,比人類與動物「壽命更長」和「能力更強」。

002  

This is Elisa Esposito and Bob Hoffstetler; two lonely, unlikely bodies grasping at each other for just this precious instant.

此時此刻,Elisa Esposito 和 Bob Hoffstetler 這兩個寂寞的、不可能有任何關係的人,決定攜手合作,拯救人性生物。

真正的「智慧」是什麼?不是去虐待或殺害另一個會思考的物種,而是具有同情心,知道對方也有敏感脆弱的一面。

真正的「富有」是什麼?不是替自己再多買幾雙新鞋子,而是去買送給心上人的東西,明白對方需要自己而滿足。

在 Hoffstetler 和 Elisa 身上,我們看到人性中的善良面,不再有「博士」和「女工」的身分差異,同樣都是「好人」,為了瀕臨死亡的生物,願意付出一切的人。


【珍貴的友誼】

Because you were so young and so shy and I wanted to help. That's still all I want…If you're in some trouble, don't be frightened. Don't be scared. I've seen all sorts of trouble in my life.

(Zelda) 因為當時妳是一位害羞的年輕女孩,我無法不伸出援手…萬一妳現在遇上什麼麻煩,不要驚慌,也不要害怕,我的人生中見識過太多大風大浪了。

Zelda 從 Elisa 到實驗室上班的第一天起,就不光是同事而已,她努力學習手語,排隊保留位子打卡,做 Elisa 最好的朋友。因此當 Elisa 忽然和自己保持距離時,她難免感到失落。

事實上,Zelda 並沒有那麼需要 Elisa 的友情,她有丈夫、家人、親戚和鄰居,以及一塊上教堂的好友,甚至到實驗室的碼頭抽幾根菸,還能交到更多新朋友。相較之下,Elisa 只剩下自己,她才想盡方法要幫忙。

Zelda 與 Elisa 的姊妹淘情誼令人感動,都非常替彼此著想,Zelda 從未想從 Elisa 那邊獲得什麼,純粹是想幫助一位無助的女孩,Elisa 則想營救人形生物,怕 Zelda 被捲入其中,連帶丟掉工作,所以刻意不理會 Zleda。

003  


【人生的掌舵者】

You deserve better than this. You deserve people who value you. You deserve to go somewhere where you can be proud of who you are.

(Lainie Strickland 對 Giles 說) 你值得獲得更好的對待。你值得遇見重視你的人。你值得去一個能為自己感到驕傲的地方。

Do what your heart tells you. At all costs, follow your heart.

(Elisa) 去做妳的內心指引妳去做的事,不惜一切代價,追隨妳的心。

這部電影的人物共同點除了「寂寞」,還有「改變」—

Strickland 上校的妻子 Lainie 偷跑到廣告公司當總機,得知他們根本不要 Giles 的作品之後,除了好心地告訴 Giles,也聯想到自己的處境跟 Giles 沒有差別,她不想再當家庭主婦,不想再隱忍丈夫,乾脆帶著孩子離家出走。

Elisa 原本可以繼續保有穩定的差事,聽聽音樂,看看電影,悠哉度日,卻冒著被解雇和逮捕的風險,勇敢地救出人形生物。

你對目前的生活感到不滿嗎?對沒有去做的事情感到遺憾嗎?Giles 曾經對人形生物說:”My time is ending, even though it feels like I never had a time, not really./ 我能夠追求夢想的時間不多了,即使我從未有過光輝年代。”

004  

這讓我想到潮牌 Stay Real 推出過一款 T 恤,上面寫:”DO YOU EVER SHINE?/你的生命有過發光發熱的時刻嗎?”人生就像一望無際的大海,如果自己沒有掌握船舵,駛向想去的方向,永遠都會隨波逐流,等到再也沒力氣掌舵之時,只能跟 Giles 同樣抱憾終生。我們都會愈來愈老,都有責任義務,但是被現實和牽絆完全綁住之前,一定要為夢想奮戰過!

2000x  


【權力不等於尊敬】

That sounds good. It's what any American man deserves. Power means respect. From your wife, your kids, flunkies who don't know anything harsher in life than a car breaking down on the road.

(Strickland 上校) 這台車子的引擎聲聽起來太棒了!每個美國男人非擁有一台不可。馬力如同力量,可以贏得別人的尊敬,包括你的妻子、你的孩子,還有那些勞工,天真地以為車子拋錨是人生最悲慘的事情。

It's a trick he took from General Hoyt when they were stationed in Tokyo. First time you meet a lesser, show him how little he means to you.

這是 Strickland上校跟 Hoyt 將軍一起駐紮在東京時學到的事情,第一次遇見比你地位更低的人時,絕對要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身分有多卑微。

Control is all Strickland has wanted since boot camp, Korea, the Amazon—control over his family, control over his own fate…

掌控一切是 Strickland 上校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從新兵訓練營、韓戰,還有去亞馬遜尋找人形生物開始—他想要控制自己的家庭,還有本身的命運…

005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不是一件壞事,但 Strickland 自認跟上帝一樣,無論對待士兵、同事、清潔工或家人,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也經常利用職權擺架子,或許他以為依靠職稱和權力,就能輕易贏得別人的尊敬,事實上,反而讓身邊的人漸行漸遠。

假如你是一位主管,要記得尊敬來自於你的所作所為,以及如何對待屬下。另外,Zelda 曾經想過:”When we take the uniforms off, are we still friends?/ 我和 Elisa 在下班之後,還會是朋友嗎?”對照 Strickland 的例子來看,上班時大家願意跟他說話,幫他做事,是礙於工作規定,然而出了實驗室,相信沒有幾個人會想跟他打交道。


【無所不在的歧視】

Men meet a woman who's mute, they take advantage of her. Never once on a date did a man ever try to communicate, not really. They just grabbed, and took, as if she, voiceless as an animal, was an animal.

當男人遇見不會說話的女人,只想占她便宜,從來不試著跟她溝通,雖然啞巴跟動物差不多,可是男人們真的把她當成動物對待。

All over the country, men like David Fleming are looking for reasons to fire women like Zeida Fuller.

在全國各地都一樣,像 David Fleming 的白人男性,老是千方百計找理由,解僱像黑人員工的 Zelda Fuller。

God likes human, Deliah. He looks like me. Like you. Though let's be honest. He looks a little bit more like me.

(Strickland 上校對 Zelda說) 神的長相跟人類一樣,看起來就像我,或者妳。不過老實說,神長得應該比較像我。

《水底情深》的劇情納入不同面向的歧視主題,包括殘疾 (啞巴 Elisa)、膚色 (黑人Zelda)、階級 (清潔工)、同性戀 (Giles),還有性別 (Strickland 的老婆當總機,每周都被男人性騷擾),人皆生而平等,沒有同理心不會讓你真正地快樂。更何況,你能保證這輩子永遠都在占有優勢的這一邊嗎?

She knows that she's been the thing in the water before. She's been the voiceless one from whom men have taken without ever asking what she wanted. She can be kinder than that. She can balance the scales of life. She can do what no man ever tries to do with her: communicate.

Elisa 經歷過跟水底下的生物相同的處境,身邊的男人總是予取予求,不曾在意她需要什麼。但是她可以對人更仁慈一點,讓社會上有更多好人,能夠去做其他男人不想做的事情—溝通。

Elisa's the one person at Occam who sees Zelda for who she is: a good person and a darn hard worker.

在整個秘密實驗室中,只有 Elisa看到真正的 Zelda—一個好人和勤勞員工。

Elisa 讓我看到以德報怨的人性光輝,即使自己被人所忽視,或者遭受不公平待遇,她沒有對人失去信心,沒有冷漠對待別人,相反地,她和 Zelda 成為好朋友,她去幫助人形生物,從自己本身做起,終結惡性對待的循環。

The most intelligent of creatures, often make the fewest sounds.

最有智慧的生物,往往發出最少的聲音。

這是 Hoffstetler 博士對 Elisa 說過的話,他還給了 Elisa 待在實驗室十幾年看過最溫暖的微笑。我不禁想到電影《Wonder/奇蹟男孩》的「對人仁慈」主題,作者鼓勵讀者對陌生人好一點,或許他們正在面對人生中最艱難的戰役,而微笑是最不用花錢,也最容易給出去的無價禮物。


【愛就是接受全部的她】

When he looks at me, the way he looks at me. He does not know what I lack or how I am incomplete. He sees me for what I am, as I am. He's happy to see me Every time, every day.

當他看著我,注視著我的方式,他並不知道我缺少什麼,或是有什麼缺陷。他看到的是真正的我,每一天、每一次,看到我都很開心。

006  

If I told you about her, what would I say? That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I believe they did. That they were in love? That they remained in love? I'm sure that's true. But when I think of her - of Elisa - the only thing that comes to mind is a poem, whispered by someone in love, hundreds of years ago:

"Unable to perceive the shape of You, I find You all around me. Your presence fills my eyes with Your love, It humbles my heart, For You are everywhere.”

如果我要告訴你她的故事,我會說什麼?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相信是的。他們曾經談過戀愛、依然彼此相愛?我深信不疑。可是當我想到她—Elisa,唯一浮現腦海的是一首詩,由幾百年前某位陷入愛河的人溫柔耳語:

“我觸摸不到妳的形狀,因為妳包圍了我,我的雙眼因妳而溢滿了愛,我的內心因妳而變得柔軟,妳的愛無處不在。”

電影中最愛的是這兩段台詞,第一段一邊看一邊哭,Elisa 坐在人形生物前面,感嘆無法傳達自己的情意;第二段則出現在片尾,留給觀眾無限可能的想像空間。

什麼是真正的愛?就是喜歡她原本的、現在的樣子。水能夠包容萬物,真愛也能接受另一個人的一切,每個人都有缺陷或缺點,但為了在一起而努力,一定能讓彼此的人生更加圓滿。


【高明行銷話術】

The future…You look like a man who's headed there.
你看起來像極了前途無限光明的人。

電影中印象深刻的一個場景是業務員賣車給 Strickland 上校,他不光強調車子的性能、配備和內裝,更大拍 Strickland 馬屁,提到只有這輛車能配上他的身價和地位。

高明的行銷手法重視顧客連結,勝過宣傳制式規格,必須了解對方的工作和興趣,看哪一方面能跟商品有關係。同時不能太過誇張,容易會讓人反感,有人寧願跟木訥老實的業務員交易。



Part 2:小說差異

《水底情深》電影導演為 Guillermo Del Toro,作品包括《Pan's Labyrinth/羊男的迷宮》、《Hellboy/地獄怪客》和《Pacific Rim/環太平洋》,小說由他和作家 Daniel Kraus 合寫。

我覺得書本和電影最大的差異有兩點,第一點是小說開場為 Strickland 上校在亞馬遜叢林尋找人形生物的過程,第二點是他老婆 Lainie 的故事,還因緣際會和 Giles 有一面之緣。此外,針對每位主角和配角,包括 Elisa、Hoffstetler、Giles、Lainine、Strickland、Zelda 都有更深入的描述,像是他們過去的人生故事,以及目前的心境轉折,最驚喜的是人形生物也有獨立的三個章節(在「TROUBLE YOUR HEART NO MORE」的第八、第十和第三十四章),整篇沒有任何一個標點符號,看得很吃力,卻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創意。

以下簡單分享電影沒有提到的、關於主角和配角的大小事:


【Elisa】

她到了十二、十三或十四歲時,才第一次去電影院,好像在做人生抉擇一樣,花了五分鐘選位子,更享受超過兩小時的觀賞過程,沒有人看得見她脖子上的疤痕,不能說話更是戲院規定,讓她感覺跟正常人沒有分別。從此以後,看電影就是她最愛的消遣,三年之內大概看了一百五十場影片。

另外,每個小孩年滿十八要被迫離開孤兒院,當地的慈善機構會提供一個月的房租,Elisa 毫不猶豫選擇了電影院的樓上房間。幾周之後她看到實驗室正在應徵清潔工,準備搭公車去面試之前,忽然下起傾盆大雨,只好跟沒見過面的隔壁房客借傘,好心的 Giles 不但自告奮勇送她一程,更開始學手語。而 Elisa 錄取之後沒有換過工作,一直做到三十三歲。

007  


【Hoffstetler】

Hoffstetler 博士被蘇聯送來美國當間諜,公開的身分是在 Winsconsin 的大學教書,私底下則從事各種秘密行動,例如竊取驗電器或蓋革計數器等設備,最新的計畫則是散播致命毒劑,因此他決定跟心儀的女孩分手,打算用刮鬍刀自殺,不過終究打消了這個念頭。

過不久 Hoffstetler 被指派去 Baltimore 的實驗室,研究人類從未見過的全新物種,蘇聯還承諾任務成功之後能跟分離十八年的父母重逢。對他來說,全新的工作也代表全新的人生,第一次可以不傷害別人,而是去研究別人。

008  


【Giles】

Giles 從小就很喜歡畫圖,爸爸從撲克牌比賽贏得人類頭蓋骨,他模仿過上百次,不管是畫在信封背面、報紙上面,甚至自己的手掌背面。長大之後跟著爸爸在棉紡織廠工作,有時候整個晚上都在偷偷畫圖。兩年之後自作主張到百貨公司的美術部門上班,又過了幾年跳槽到 Klein & Saunders 廣告公司。

Giles 以真正的藝術家自居,可是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創作,每當他幫客戶要求的人物畫上開心的微笑時,就離自己追求的幸福生活愈來愈遠,而且百分之百滿足公司或客戶的期望,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如今他六十四歲了,雖然被公司解雇,仍不放棄獨立接案的機會。

009  

直到 Strickland 的老婆 Lainie 建議他另謀高就,他才正視自己逃避已久的問題,早該換個更重視他的公司,可惜打電話去 Klein & Saunders 廣告公司,想跟 Lainie 道謝,總機卻回答對方沒有來上班了,也不清楚原因。


【Lainie】

Lainie 試過不只一次,說服自己當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每天燙衣服消磨時間,並且在 Strickland 回到家之前,換上高跟鞋取悅他。但在內心深處,Lainie 知道自己想在職場上證明本身能力,不必再看老公心情決定何時開口要錢。

某天她單獨外出,意外被陌生男人搭訕,獲得到 Klein & Saunders 廣告公司當總機的機會。被 Strickland 發現之後,加上怕兒女受丈夫的影響太深,讓 Lainie 下定決心,要逃離這個家。例如某一次 Lainie 發現兒子用針把活的蜥蜴釘在桌上,正在用刀子切開下腹部;還有一次她不准兒子看《Bonanza/牧野風雲》影集,Strickland 竟然對兒子說這個影集一點也不殘酷,真實世界才是最殘酷的,想要成為男人的方式就是直接面對問題,必要時從一個人的眉心開槍,確保對方一槍斃命。

1790485_full  

而 Lainie 最遺憾的是必須打電話而非當面辭職,不算專業的工作態度,還有忘記抄下 Giles 的地址,將來還能保持聯絡,畢竟 Giles 送自己的畫是少數打包帶走的家當之一。


【Strickland】

Strickland 上校花了十七個月,從亞馬遜叢林捕捉到人形生物,回家後卻發現老婆把他當成陌生人,女兒看到他立刻逃跑,他把這一切都怪罪在人形生物身上。

此外,他曾在韓戰期間擔任 Hoyt 將軍的私人秘書和司機,工作包括燒毀許多村莊,讓北韓無法取得戰利品。某一次他們到達一個礦坑,裡面有將近一百位傷兵,Hoyt 將軍不希望留下任何活口,於是 Strickland 把每個人的喉嚨割開,確保這件事情不會被傳出去,到最後發現有一位小嬰兒,他實在下不了手,把嬰兒放到水坑裡面,希望能在水中呼吸而活下來。

010  

還有,Strickland 暗中跟蹤搭公車上班的老婆,半路他的車子拋錨,正好發現附近有賣車場,才買了全新的凱迪拉克。


【水底情深】

除夕那一天時為了看這部電影,花了超過一千元,依然覺得非常值得。包括取消台鐵改訂高鐵,結果去高鐵站的電車有人跳軌,改搭計程車,又被收加成費用,還有出發之前在 iTune 購買整張原聲帶,才能走出戲院馬上回味配樂和歌曲,過一陣子又在誠品書店買到原文小說。

這也是過年三天連看三部電影最喜愛的一部,有點像男生版的「小美人魚」,同樣有奇幻和愛情元素,出租店於本周推出 DVD,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租來看看喔!

shape_of_water_ver4_xlg  

P.S.
1.《水底情深》榮獲第九十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原創音樂和藝術指導等四項大獎。

2.小說沒有中文版,在誠品實體書店有陳列,封面很光滑,書名字體會發光,很像人形生物閃閃發亮的鱗片。附帶一提,兩位作者的文筆很好,但單字有點多。

IMG_1889  

3.前陣子看到這個行李箱,感覺像是人形生物的專屬配件,顏色非常相近,行李箱的貝殼紋路也有海洋風格。

IMG_2393  


【購買書本】

《The Shape of Water》英文版



【延伸影音】

《水底情深》預告


看看影迷們替電影所畫的圖(點選 FAN ART):

《水底情深》官網




【延伸閱讀】

另一本沒有中文版的全台獨家小說感想:

全台獨家!《Carrie Pilby/哈佛沒教的幸福課》讀後感想和觀後心得—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古靈精怪的 Carrie,也只有一個獨一無二的你


更多全台獨家的傳記類電影感想:

全台獨家傳記類電影感想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yan / 小凱 的頭像
Ryan / 小凱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nancy512916
  • 我一直很想買小說來看,但大約掃過一下原文,發現我英文能力無法負荷。你覺得有可能會出中文版嗎?或是有消息在翻譯了?真沒有大概只能死命讀原文了。
    看完你的介紹,讓我更想讀小說了。
  • Hi Nancy,謝謝您的留言!電影上映期間沒出中文版的話,出版機率就很低了。至於有沒有正在翻譯,是各家出版社商業機密,無從得得知。另外,不瞞您說,這本單字很多,我也看得很辛苦。

    Ryan / 小凱 於 2018/06/09 18: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