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美軍都落荒而逃時,唯有 Desmond 留在日軍的佔領區內,沒帶任何槍枝,沒有任何支援,隨便一顆子彈就能取他性命,他卻覺得可以活著回去,自己沒有做過讓父母蒙羞的事情,根據第五誡律,假如讓父母以你為榮,上帝會讓你長命百歲。不過戰場上的事情誰都說不準,真的因為救人而受傷,對 Desmond 來說仍是值得去做的一件事。於是他忍受飢餓和疲憊,繼續找尋生還者,把受傷士兵送到峭壁之下,一位接著一位…

Desmond 是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醫護兵,獲頒榮譽勳章或許神蹟有幫助,但他的英勇行徑才是最主要的原因。看完電影深受感動,特地購買自傳閱讀,由本人口述,第二任妻子 Frances 協助撰寫,希望這篇文章讓影迷了解更多影片中沒提到的資訊。

DSC00071    

以下內容分成「生平回顧」、「個人感想」和「史實差異」三部份,都有涉及劇情,歡迎看過電影再回訪,DVD於 4 月 14 日上市,也能在出租店租到,謝謝!


Part 1:生平回顧

【兒時回憶】

Desmond 小時候就對家裏掛的一幅基督教十誡海報很感興趣,他會從廚房拿椅子到客廳,站在上面可以看得更清楚。印象最深的是第六誡—不可殺人,他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想奪取別人性命,自己也打算日後從軍要當醫護兵。

Desmond 回想成長過程中,好幾次都受到上帝的保佑度過難關:

1. 某次跌倒割傷左手,醫生以肌腱和肌肉割傷的程度判斷無法復原,母親除了幫他的手指做復健運動,還每天跟上帝祈禱,最後奇蹟似地好轉。

2. 另一次 Desmond 從石牆上摔下來,割破膝蓋並嚴重感染,醫生診斷極有可能要截肢,母親一邊從早到晚每兩小時幫他熱敷,一邊請上帝幫忙,幾天之後傷口逐漸好了起來。

3. 十八歲那年他在岸邊游泳,為了追一顆海灘球越游越遠,體力不足無法對抗海浪,祈禱之後出現一艘小船,載他到靠近岸邊的地方,等游泳上岸後回頭沒有看到任何人或船隻,他相信應該是天使下凡。

另外, Desmond 的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成員 (Seventh-day Adventist),後來父親跟著受洗,根據教義,每一週的第七天 (星期六) 為不得工作的安息日 (Sabbath),但他們想盡辦法養活三個孩子。孝順的 Desmond 則在小學畢業後到木材公司上班,要把大量木材從卡車上卸下來,倒入高溫的火爐中,每晚回家後經常累到沒力氣吃飯就睡著了。


【遇見真愛】

某天 Desmond 邀請兩位賣雜誌賺取學費的女生到家裡用餐,其中一位就是同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成員的 Dorothy, Desmond 對她很有好感,遲遲不敢採取進一步行動。等到三或四年之後, Desmond 正在造船廠工作,透過關係找出 Dorothy 就讀的教會學校,除了恢復聯繫,也定期出遊,兩人的關係愈來愈密切,交往後有了結婚的念頭。不過 Dorothy 擔心護校不收已婚學生,加上戰爭一觸即發,兩人暫時擱置結婚計畫。


【入伍從軍】

1941 年的 Desmond 已經二十三歲,大多數新兵是十八或十九歲,即使造船廠的老闆提議展延入伍日期,他仍想要盡快從軍,可是宗教信仰從入伍登記開始,就和軍方的規定格格不入,由於不拿槍和不殺人的戒律,Desmond 想以非戰鬥人員 (noncombatant) 的身分加入軍隊,陸軍沒有這種單位,建議改為拒服兵役者 (CO,Conscientious Objector,基於道德或宗教信仰不肯從軍者), Desmond 認為自己沒有反對政府,更不會拒絕穿軍服或跟國旗敬禮,最終在軍方的解釋下勉為其難地接受,如果不這樣登記,入伍後可能不想拿槍受到軍法審判。

000  

新兵報到的第二天碰巧是星期六,中士下令全體士兵打掃兵營, Desmond 說明自己在安息日不工作,但隔天會加倍補回來,被中士叫去角落罰站,並受到其他班兵的敵視。隔天前往 Fort Jackson 訓練基地後,全體新兵被禁止外出兩週, Desmond 還是想在安息日上教堂,屢次受到某上尉的阻撓,最後透過軍隊牧師呈報師級單位,他才得以拿到每週六外出的許可證,改在別人休息的週日工作。

除了軍隊中遇到的問題,最困擾 Desmond 的是和 Dorothy 兩地相隔,某次約會兩人決定先舉行婚禮不生小孩,讓 Dorothy 能專心完成學業。隨著婚禮舉辦日期剩下一個月,中士仍無法確認放假日期,他別無選擇去找軍團副官,副官恰好不在,指揮官不僅答應他的要求,更打電話給上尉要求照辦,上尉再怎麼生氣 Desmond 越級上報,也只能不情願地准假。

001  

無論 Desmond 所待的部隊到奧克拉荷馬州或亞利桑那州訓練,他都能在安息日造訪當地的教堂,直到軍方想以軍隊條例第八條 (Section Eight) 開除軍籍。當時在沙漠訓練苦不堪言,他猶豫著是否要回老家,可是第八條是關於精神失常,他不願承認在週六上教堂就是精神病患。於是 Desmond 挺身為自己辯護,說明身為醫護兵,在工作上沒有失職,所屬的 B 連是病假最少的單位,萬一在星期六需要急診,他就會留下來幫忙。既然工作表現沒得挑剔,代表軍方是不滿意每週六外出的特例,然而宗教信仰不能跟心理疾病畫上等號,並不適用於第八條的範圍。在場的營長和五位醫護官本來以為他會乖乖就範,聽完之後啞口無言,知道這個計畫行不通了。

隨後軍方把 Desmond 調到步兵團,上尉強迫他拿起一把卡賓槍,強調沒有要他殺人,但必須跟其他人同樣接受槍枝訓練。 Desmond 回答: “I would rather put my trust in the Lord than in a carbine. / 我寧願相信上帝而非卡賓槍。”並解釋遇到再緊急的情況,他都覺得有比使用槍枝更好的解決方法。一個月之後,上尉沒有得逞,還輸了十塊錢,因為和別人打賭能夠逼 Desmond 拿槍,氣憤之餘罰他當永久的廚房公差,每天用鹼液刷洗桌子和鍋子,兩隻手又流血又痠痛。

過一陣子 Desmond 的弟弟 Harold 要跟海軍出海打仗,母親請他回家送行,軍方卻威脅要完成槍枝訓練才准假,甚至可能把他關到軍事監獄。意外的是隔天他就被調回醫護部,還能在當天離營。原來父母親連夜寫信給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戰爭事務委員會主席,對方打電話給營區指揮官關切此事,指揮官自知理虧只好准假,畢竟手上有一封羅斯福總統簽名的信,明確規定基於宗教信仰不肯從軍者,服役後有不拿槍的權利,一旦主席親自來營區視察,指揮官根本站不住腳。

此外,有一次進行山訓,每位士兵要學習打繩結,從峭壁或樹上爬下來, Desmond 曾在教會學校上過課,駕輕就熟的他被指派去教導大家,無意之中發現綁兩個纜結 (稱人結) 更加牢固,沒想到未來的某一天會派上用場。

5a3c05705cc23560cade85c67aa6153e  


【前進戰場】

1941 年美軍的珍珠港被日軍轟炸, Desmond 隨即入伍,至今經過了三年,戰情日益膠著,日本陸續佔領了關島、菲律賓群島、硫磺島和其他太平洋島嶼。 Desmond 所屬的軍隊花了超過一個月攻佔關島,但在雷伊泰島遇到激烈抵抗。某天他和同袍 Schechter 去救受傷的好朋友,那個人又高又壯,兩人改用坡風式外套包住對方,一方面在地上拖行,另一方面盡可能壓低自己身體,不幸的是回到醫護站,仍然無力回天,讓 Desmond 決定要更努力救人,他不想再目睹好友死在自己面前。又過了幾天,兩人用擔架扛著受傷士兵時,狙擊手的子彈從 Desmond 身邊穿過,奪走了 Schechter 的性命,他趕緊跟附近的士兵求教,在日軍的掃射下驚險逃回軍營,不到幾天內, Desmond 就失去兩位好朋友,親身體驗到戰爭的殘酷。

美軍收復雷伊泰島之後,下一個目標是離日本本島 350 哩的沖繩島 (Okinawa),登陸後眼前出現數以百計的屍體,原來日軍跟島民散播謠言,說美軍一個活口都不會留,導致許多媽媽把小孩割喉或從懸崖推下海,自己再自殺。 Desmond 所屬的 77 步兵師奉命在 Maeda Escarpment 峭壁下方紮營,伺機爬上去攻擊敵軍。這個峭壁又稱為「鋼鋸嶺」(Hacksaw Ridge),有四百呎高,最後的三十到三十五呎幾乎成垂直角度,徒手很難攀爬,因此中士命令 Desmond 和幾位士兵用貨物纜繩在峭壁表面鋪成網子,方便軍隊爬上爬下。

002  

登上峭壁後為七十五碼到數百碼的平原,美軍沒有察覺日軍挖了許多戰壕或地洞,是易守難攻的陣地。就在 B 連士兵準備爬上峭壁之前,中士答應 Desmond 的請求替全體士兵祈禱,上去之後隔壁 A 連的前五名士兵立刻被射殺,全連也在日軍的槍林彈雨中幾乎陣亡,相較之下, B 連僅有一人頭部撞到岩石受傷,大家都相信是 Desmond 的祈禱救了他們。


【最長一日】

五月五日那天正好遇上安息日,醫護兵剩下 Desmond 一位,上尉詢問他能不能隨隊出任務, Desmond 說沒問題,但想先完成祈禱,於是全體士兵等他十分鐘到半小時才出發。大家以為重回峭壁會跟前一次一樣,輕輕鬆鬆掃蕩敵軍,出乎意料的是炮火異常猛烈,帶去的 TNT 炸彈被日軍拔除引信沒有爆炸,改由幾位士兵把汽油桶丟進一個散兵坑,再丟白磷燃燒彈引爆。結果爆炸的威力大得嚇人,連帶爆破了更深層的彈藥庫,所有的散兵坑或戰壕源源不斷跑出日軍,每個人的表情都跟不要命一樣,美軍很快知道留下來必死無疑,一般來說接到撤退命令,應該很有組織地爬下峭壁,每個人卻過度驚慌而亂成一團。

這個時候只有一個人不為所動,就是 Desmond。他想到每位士兵都還有家人在老家,不能棄大家於不顧,單獨留在戰場上救人。他先拖著一位重傷士兵到峭壁旁邊,用運送補給品的擔架把他放下去,再由地面上的美軍把人送回醫護站。不過繩子下降的速度實在太慢,此時 Desmond 想起受訓期間發明的纜結打法,在第二位傷患的兩腿和胸口分別綁上繩結,並把繩子的尾端綁在峭壁邊的殘餘樹幹,借力使力能更快放下傷患。

003

Desmond 不清楚為什麼在美軍撤退後,日軍沒有針對滿地的傷兵趕盡殺絕,他覺得自己和同袍都受到上帝的眷顧,也明白上帝讓自己想起繩結打法是有原因的,更是上帝的恩賜讓樹幹殘枝出現在這裡。

接下來的整整五個小時中, Desmond 反覆祈禱: “Lord, help me get one more. / 上帝,請讓我再多救一個人吧!“ 並把所有能找到的傷患透過繩子放到峭壁下方。

hacksaw

他返回軍營後,第一件事是換下全身沾滿血跡的軍服,第二件事就是去安靜的地方,邊讀聖經邊感謝上帝,讓自己平安歸來。過沒多久, A.D. Bruce 將軍特地來跟 Desmond 握手,並推薦他為「榮譽勳章」的候選人。至於到底救了多少位士兵?那一天攻上峭壁的有 155 位,自行撤退的有 55 位,軍方推斷剩餘 100 位全是被他所救。 Desmond 直說不可能,時間最多能救 50 位,最後雙方達成共識,乾脆取中間值,算 75 位就好,變成榮譽勳章上所寫的營救人數。

兩週之後,日軍的反擊沒有緩和的趨勢,美軍決定如法炮製,趁深夜爬上峭壁,躲在地洞中等待天亮,殺個對方措手不及。可惜事與願違, Desmond 和其他三位士兵藏身的地洞被日軍丟了一枚手榴彈,落在他的腳上,在完全沒時間思考的情形下,直接用軍靴去踩,引爆後他被炸上天空,落地時腳還在,但已嚴重受傷。考量人在日軍的占領地區,他貼近地面爬行,想要逃得愈遠愈好。

到了傍晚時分,好不容易爬到較靠近美軍區域的地洞,身邊還有另一位肩膀受傷的士兵,雖然 Desmond 大量失血,仍然摸黑用鏟子把洞挖寬一點,讓兩個人躲在裡面過夜。隔天醒來時發現地洞裡還有一顆未爆彈,他再一次謝謝上帝的賜福,在挖掘過程中沒有不小心引爆。

總算熬到天亮後, Desmond 被其他士兵所救,他被放在擔架返回醫護站的途中,看到一位頭部受到槍傷的傷患,由於擔架只有一個, Desmond 自願留在戰場,並說已經撐過五個小時,再待久一點應該沒事,請士兵們優先運送那名傷患。過了不久,同樣來自 Virginia 老家的 Brooks 揹起 Desmond 要走回醫護站,突然遭受狙擊手的攻擊,子彈打中 Desmond 的上臂,驚險避開 Brooks 的脖子,救了對方一命。接著 Desmond 借了 Brooks 的外套包住手臂,把槍當成拐杖,一步一步走回去,等到了醫護站,失血過多的 Desmond 當場昏了過去,醫生立即動手術,取出腿部和手臂的十七片手榴彈和子彈碎片,打上石膏後搭船送到關島,並坐飛機前往夏威夷,再返回美國本土。


【榮耀加身】

住院之後 Desmond 動第二次手術取出手臂的子彈,並於 1945 年 10 月 12 日到華盛頓,由杜魯門總統親自頒發「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這是軍人所能獲得的最高和最知名勳章,表揚他在戰鬥中冒著生命危險,展現無畏勇氣的精神。

004  

另外,為了報答上帝,他時常接受來自教會或學校的演講邀約,不收取酬勞,並協助在 Little Mountain 山上蓋一所教堂,包括購買材料和親自建造。至於其他榮耀,例如1959 年上《This Is Your Life!》節目接受採訪; 1985 年被 Southern Adventist University 授予榮譽學位; 1990 年喬治亞州的 Fort Oglethorpe,有一條公路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Desmond T. Doss Medal of Honor Highway》;在 1995 年,得到榮譽勳章的五十年後,受到軍方邀請重返沖繩島,參加二次大戰終戰慶祝會;1999 年則在 2 萬 2 千名男女童軍面前,接受 Master Guide 領巾。

005  

即使受到這麼多表揚, Desmond 不覺得自己是英雄,他認為真正的英雄是早已戰死沙場的人,而同袍感激的微笑,或是感謝他救自己一命,就是最好的禮物,遠遠勝過得到的勳章。


【晚年生活】

在風光的一面之外, 1945 年自戰場歸來之後, Desmond 的健康一直有各方面的問題。住院休養期間,他久咳不止,經過多次 X 光檢查,確定罹患肺結核,於後來的五年半裡,大多數時間以醫院為家,病情還惡化到動手術切除左肺。醫生勸 Desmond 要吃肉才能攝取高蛋白質,撐過整個手術過程,但他不願放棄吃素,寧可放手一搏,幸好手術順利完成。醫生同時讓 Desmond 服用還在實驗階段的抗生素,收到成效卻有耳鳴的後遺症,他的聽力一年比一年更差,幾乎變成聾子,Dorothy 要靠寫字跟他溝通,到了 1980 年代才以手術植入人工電子耳。

1999 年,八十歲的 Desmond 得了膀胱癌,有一次痛到無法站起來,還要坐輪椅去看醫生。他已經有離開人世的心理準備,深信上帝會做最好的安排,幸運的是癌細胞沒有轉移到其他器官,隔年接受三十次的放射性治療,終於讓檢查結果從陽性轉為陰性,看不到癌細胞存在的跡象, Desmond 再次感謝上帝,一直活到 2006 年,享年八十七歲。

HacksawRidge2  


Part 2:個人感想

從 Desmond 的身上,我學到了「堅持信念」、「捍衛祖國」、「拯救同袍」、「支持伴侶」、「全力以赴」和「子女教養」這幾件事情:

【堅持信念】

Dorothy Pauline: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because you weren't like anyone else. They're saying you could go to prison.

Desmond Doss: I don't know how I'm going to live with myself if I don't stay true to what I believe.

Dorothy Pauline: 你的與眾不同是我愛上你的原因,可是他們告訴我你可能會坐牢。

Desmond Doss: 如果我無法忠於自己的信念,那我不知道往後的人生還要相信什麼,怎麼生活下去。

看完電影和自傳,最大的感動來自於 Desmond 對上帝戒律永不妥協的堅持,不管在受訓期間或真實戰場,不管被軍方找碴或敵軍開火,仍舊不拿槍也不殺人,從來沒有例外。在沖繩島上,擔任守夜任務的他曾發現身在日軍的地洞上方,要是丟一顆手榴彈下去,保證能送許多敵人上西天。 Desmond 面臨人生最大的天人交戰時刻,假使對方先扔手榴彈,他在爆炸之前丟回去算是自衛,但是先發制人就是殺人,因此他終究沒有下手。自己的良心就是最大的譴責,而且破例一次就有下一次。

006  

這讓我聯想到身而為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則」和「信念」,以「原則」來說, Desmond 小時候看過喝醉酒的父親拿手槍指著舅舅,被帶回警局,還有兩位舅舅因為抽菸去世,所以他發誓不喝酒也不吸菸。此外,參觀完屠宰場之後,他心疼牲畜受到的對待,改當素食主義者。我自己不喜歡喝酒,跟客戶應酬頂多喝個兩杯。我也不抽菸,雖然有人把抽菸當成是和人打好關係的方法之一,或者本身不抽單純去聊天,但本身很排斥菸味,更不想賠上健康。

以「信念」來說,就是你期許自己做一個怎麼樣的人,在他人心中留下的評價是什麼,像是幫助別人和積極努力等,還要記得言行合一,不然說一套做一套,身邊的人很難相信你。為人父母者更要當個好榜樣,占人便宜、混水摸魚的人不會只在公司這樣,子女看在眼裡會有樣學樣。

更重要的是,要認知到自己的「原則」和「信念」是否還在。出了社會之後,累積了多年工作歷練,正面和負面的影響都有,有些事情開始將就,有些惡習開始重複,想想這是你希望自己活成的樣子嗎?假如和最真實的自己漸行漸遠,就是該檢討的時候了。你可以為了一份職業改變個性和行為,卻絕不能改變內在的你。就像《穿著 Prada 的惡魔》裡的 Andy 一樣,辛辛苦苦成為稱職的時尚雜誌社助理,依然選擇離開,體認到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捍衛祖國】

Judge: Why are you contesting it, then? Why is it so important to you, given your refusal to even touch a weapon to serve in a combat unit?

Desmond Doss: Because when the Japanese attacked Pearl Harbor, I took it personal. Everyone I knew was on fire to join up, including me. There were two men in my hometown declared 4-F unfit, they killed themselves cause they couldn't serve. Why, I had a job in a defense plant and I could've taken a deferment, but that ain't right. It isn't right that other men should fight and die, that I would just be sitting at home safe. I need to serve. I got the energy and the passion to serve as a medic, right in the middle with the other guys. No less danger, just... while everybody else is taking life, I'm going to be saving it. With the world so set on tearing itself apart, it doesn't seem like such a bad thing to me to wanna put a little bit of it back together.

Judge: Private Doss, you are free to run into the hellfire of battle without a single weapon to protect yourself.

Judge: 你有不同意見要提出嗎?為什麼在戰鬥單位拒絕拿槍對你而言這麼重要?

Desmond Doss: 因為當日本人轟炸珍珠港,我就感到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所有身邊的人都等不及從軍,包括我在內。我的家鄉有兩個人沒通過體檢,愧疚於無法盡一份心力而自我了斷。其實我在造船廠工作,可以名正言順申請延後入伍,但那是不對的。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去打仗和犧牲生命,自己躲在家裡平安度日。我想要報效國家,也懷抱著當醫護兵的熱忱,跟著大家一起出征時,危險並沒有比較少…只是…當其他人都在取人性命時,我想要拯救生命;當整個世界正在分崩離析時,我想要慢慢修復它,在我看來這不是一個壞主意。

Judge: 士兵 Doss,你有權利不帶任何保護自己的武器,衝進有如地獄的戰場。

1941 年珍珠港被突襲,美國宣布參戰,並徵求年輕人入伍,役期為一年。 Desmond 上班的造船廠屬於軍事發展的關鍵產業,所以沒有收到通知。但他認為自己不能置身事外,主動登記入伍,並拒絕造船廠老闆幫他辦理延後報到。

如果你是 Desmond,會做出相同的決定嗎?能夠帶上戰場的唯一武器就是對於上帝的信念,槍彈無眼,時時刻刻都可能喪命,更何況他秉持不殺人的原則,死亡機率大為提高,加上和女友結婚的念頭,相信某些人會說服自己在現有崗位工作就好,讓別人去打這場仗。

在這樣的情形下,更顯得他的愛國情操難能可貴,美國軍方萬萬也想不到,當初千方百計強迫 Desmond 離開,最後竟然成了英雄人物。


【拯救同袍】

戰爭中要放棄一個人很容易,要拯救一個人卻很困難。敵眾我寡,逃命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留在現場,來回跑來跑去,尋找所有的生還者。 Desmond 不是救了幾個人,而是七十五個人!不是花了幾天,而是一個晚上!而且這些人有爸爸,有媽媽,或許還有兄弟姊妹,應該當成七十五個家庭看待。全是拜 Desmond 的營救所賜,全部士兵能夠有機會活下來,日後戰事結束,還能娶妻生子,繁衍子孫。

hacksaw-ridge-die-entscheidung-2016-film-rcm0x1920u  

為什麼無論士兵的傷勢有多慘, Desmond 從不放棄拯救任何一個人?他在雷伊泰島看到一位士兵胃部中彈,腸子都跑出來了,他幫對方把腸子塞回去,並用繃帶包住傷口,但心裡知道應該撐不到醫護站。意外的是幾天之後,士兵透過手術逐漸復原。從此之後,更加堅定 Desmond 搶救生命的決心。

另外,戰後 Desmond 擔任救難隊的隊長,總是身先士卒跑第一個,某次為了救回洞穴裡的遇難者,差點死於有毒氣體外洩,他一直到聽力持續惡化才退出救難隊。


【支持伴侶】

Desmond 一向很替 Dorothy 著想,雖然當初想要趕快結婚,考慮到護校不收已婚女生,還有 Dorothy 的夢想是當護士,於是他把結婚計畫延後。另外, Desmond 從沖繩島被送回美國住院時, Dorothy 原本想趕來探望,但他請 Dorothy 先把剩餘兩週的夏季課程讀完再說。相對來說, Dorothy 支持 Desmond 去從軍,以及嚴格遵守上帝的戒律。

情到濃時情侶當然想見到對方,然而有時候成全彼此的夢想也很重要,對方會感激你 (妳) 的諒解,永遠記得這份心意。

008  


【全力以赴】

Desmond 在教會學校念書時,老師分派的打掃工作是擦黑板和板擦。由於很怕清潔板擦的粉筆灰塵,他靈機一動,想出偷懶的方法,拿起兩個板擦互相摩擦,讓表面看起來很乾淨,完全沒有清潔就放回黑板。結果難逃老師的法眼,拿起板擦用力一拍,所有的灰塵都飛了出來,老師那時侯說的一句話讓他牢牢記在心上,更成為一輩子的座右銘:

Anything that's not worth doing right to start with is not worth doing at all.

一件值得做的事就應該全力以赴去完成。

 

這很類似「不想走完不啟程」的觀念,目標不訂則已,訂了就要付出一切去達成。例如決定學習第二外語,下定決心的那一天就要把心態調整好,也要在往後的過程中堅持下去,不要半途而廢。

 

【子女教養】

Desmond 某一次帶著兩位表弟,頑皮地嘗試跳上正在行駛的火車,只有他自己成功,並且在火車開上高架橋前跳下來,還好撞到水泥牆受輕傷而已,沒有骨折。知道這件事情後父親十分生氣,抽出皮帶鞭打他的背部和雙腿,打到血液都從皮帶流了下來,直到母親勸阻才罷手。

母親先詢問 Desmond 跳下火車的方式,告訴他可能會被車輪輾斷腳或意外死亡,並說不願意以這種方式失去兒子。這種「動之以情」而非「打了再說」的教養方式,讓 Desmond 發誓自己不會再犯,更意識到以身作則的重要性,不該讓表弟們身陷危險之中。Desmond 長大之後,知道自己能夠成為一位仁慈體貼和樂於助人的人,都是母親的功勞。

父母以為嚴格管教會讓孩子害怕,以後不敢再犯錯,其實更有效的方法是讓兒女知道錯在哪裡,可能付出什麼代價,自我反省的效果遠勝過打罵教育。


Part 3:史實差異

電影為了製造戲劇性效果,通常會針對真實事件作改編,應該還有更多,在此舉出想到的六點:

1. 電影中軍方百般阻撓,關在軍事監獄中的 Desmond 成了落跑新郎,事實上他沒有錯過大喜之日。

2. 電影中 Desmond 的父親親自去見指揮官,帶著對方寫的信到審判會議上,才讓軍方准假離營。事實上父母寫信給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戰爭事務委員會主席,打一通電話就搞定此事。

3. 電影中 Desmond 用腳踹飛日軍投過來的手榴彈,事實上他是用腳去踩,發生地點是在地洞而非平地。

4. 電影中 Desmond 曾無意闖入日軍的地底碉堡中,事實上為虛構劇情。

5. 電影中 Desmond 父親以失去朋友的參戰經驗,說服他不要從軍,自傳中沒有提到父親的當兵故事。

6. 電影中同連士兵覺得不拿槍的 Desmond 是懦夫,使用暴力霸凌他,自傳中沒有相關的描述。


【鋼鐵英雄】

知道這個故事之前,假如有人告訴我某位士兵能夠不拿槍,不殺人,救了七十五位同伴的命,自己一定覺得不可能,結果證明是如假包換的歷史事件。所謂的「鋼鐵」並非防彈衣或盔甲,就是 Desmond 始終如一的信念而已,願我們都能堅持自己的信念一路向前邁進!

HacksawRidge1  

P.S.
1.本片被提名奧斯卡獎「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導演」、「最佳音效」、「最佳剪輯」和「最佳混音」六個獎項,最後奪得「最佳剪輯」和「最佳混音」。

2.Dorothy 某次搭 Desmond 開的車發生車禍去世,享年七十一歲。兩年後 Desmond 又跟 Frances 再婚。

3.自傳中提到雷伊泰島上的某位日本士兵,曾目睹 Desmond 在射擊範圍內,但他無法扣下板機,原因不得而知。

4.這部電影英文片名為《Hacksaw Ridge》,指的就是鋼鋸嶺,大陸翻譯為《血戰鋼鋸嶺》,我認為比台灣翻成《鋼鐵英雄》好,因為三年前上映的《Man of Steel》叫做《超人:鋼鐵英雄》,兩片片名實在太像了。

5.自傳是 1 月初看完的,陸續被很多篇文章插隊,拖了三個月才動筆,錯過二輪電影上映時間,連 DVD 都要發行了,還請大家見諒啊!

6.謝謝《鋼鐵英雄》電影發行商「甲上娛樂」在粉絲團分享我的感想!

擷取1  


【延伸影音】

預告片:

《鋼鐵英雄》電影預告


介紹 Desmond 的影片和節目專訪:

Desmond Doss, Medal of Honor, WWII

This Is Your Life - Desmond Doss

 

【延伸閱讀】

來看看其他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電影:

電影感想和讀後心得《Arrival / 異星入境 / 妳一生的預言》— 未來一定會來,好好把握現在

電影觀後感想《樂來越愛你 / La La Land 》— 夢想,去做就還有成功的可能,不做就一定什麼都沒有

電影觀後感想《海邊的曼徹斯特 / Manchester by the Sea》— 永無盡頭的贖罪之旅



來看看其他「全台獨家」的影評:

全台獨家!《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 / Sully: My Search for What Really Matters》真實故事自傳讀後感想 (一) — 三分半鐘的奇蹟,背後是四十二年的準備

全台獨家!《Eddie The Eagle / 飛躍奇蹟》電影真實故事:飛鷹艾迪自傳讀後感想 (上) — 人生最後的勝利者會是始終相信自己做得到的人

全台獨家!《Niki Lauda Meine Story》 讀後感想 - 電影「Rush / 決戰終點線」男主角的真實故事

台台獨家! 《I Beat the Odds》讀後感想 – 電影「攻其不備」男主角 Michael Oher 的圓夢故事

 

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的朋友們,請來幫版主按個讚吧!FB 粉絲團每周一到五介紹更多佳句和好書!

《Ryan 讀書房 / RBR:Ryan's Book Review》粉絲專頁

擷取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obby Su
  • 電影看完之後還真是不敢相信
    在那種情況之下能夠救出這麼多人

    Desmond Doss 的意志真是超強

    台灣的片名真的是太弱了
    翻成鋼鐵意志或是鋼鐵信念都比鋼鐵英雄強
  • Hi Bobby,

    我也是, 不過自傳中 Desmond 也很納悶那個晚上日軍放過谝地傷兵, 不然如果日軍大舉掃蕩戰場, Desmond 孤立無援大概很容易送命, 真的是一種奇蹟! 當然他的意志力很可怕, 竟然可以來回搶救傷兵, 還一個一個送下去. 沒錯! 通常大陸都是直譯英文名字, 這一次真的要給他們掌聲! 台灣的話應該是功課沒做好, 沒想到前幾名才有相同片名吧! 您說的片名也不錯!

    Ryan / 小凱 於 2017/05/03 22: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