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瑞是家中的小儿子,比起事业有成、成熟稳重又有责任感的哥哥,他懦弱和消极的个性让他离开家乡来城市打拼十年,都还是没闯出什么名堂,仍然在做端盘子的工作。此时正好得知父亲因心脏问题住院的消息,只好搬回家中,暂时陪着母亲打理杂货店的营运。

母亲必须在家里经营实体店铺,而安瑞的工作便是驾驶着装满货品的卡车,每天依照既定的路线,依序经过乡间的每个定点兜售给有需要的人们。刚开始时安瑞只是当成例行公事,面对客人时就是摆一张扑克脸加上「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态度。而前来购买的客人也确实不好应付,有耳聋每次都故意少给钱的老先生;有挑三拣四最后只买一样小东西的老婆婆;还有讨价还价的客人等,每天跑完一趟回到家的安瑞都觉得是种解脱,希望早点结束代班的日子。对于熟悉安瑞老爸送货的居民来说,也对这个冷淡又脾气不好的小伙子颇多怨言。



有一天陪着安瑞来到乡间的克莱儿跟着他一起去送货,让他见识到真正会做生意的窍门:和颜悦色地跟人问好、多跟老先生聊天、卖产品 A 的时候就问一句要不要顺便拿个 B、遇到拿不动的老婆婆就主动帮她拿到家中。他们甚至还把白色的车子画上鲜艳活泼的彩绘图案,于是安瑞的态度在不知不觉间有了改变。你可以忿忿不平、怨天尤人地过一天;也可以改变心境,带着快乐的心情起床开始新的一天。



超商虽然商品种类繁多,但是必须要顾客亲自上门购买,而在偏远地区的山间,机动性强的流动货车就占了优势。安瑞的车子会直接停在家门口,借着拿货品到家中的时候,他会观察老婆婆的饮食习惯,是否还需要其他的东西;对于习惯用鸡蛋以物易物的独居老人,安瑞帮他修好了鸡笼,甚至用自己的车子做免费鸡蛋代售。随着和居民的关系渐入佳境,安瑞发现能够有更多的加值服务,他可以接受委托,代替行动不便的老奶奶去教堂祷告;他可以帮被客人不想养的小猫找到新的主人(顺便贩卖牛奶);老婆婆也可以搭他的便车去美发沙龙。安瑞发现这一群老人们也许啰嗦、也许龟毛,但比起城市里对他冷言冷语的上司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他的行动店铺不只是卖出东西而已,就跟车身上那道鲜艳的彩虹一样,每天都是带着一个希望前来,而等待着安瑞的车子出现也就成了居民们每天最期待的一件事情。

安瑞靠着自己的双手找回了自信和对生命的积极态度,更重要的是一向严格又看不起他的父亲也在蒸蒸日上的业绩下接纳了安瑞。两人重修旧好,父亲决定正好藉此机会退休,正式把店铺交给安瑞管理。不管什么时候这家店铺会因为超商的竞争而永远拉下铁门,安瑞都会为了这群喜欢他的老人朋友们奋斗到最后一天为止………

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住家旁边的超商如雨后春笋般一家家冒了出来,然后杂货店就逐渐式微了。超商里的灯光明亮,商品应有尽有,满足客户的各种需求。但是只有一样东西是所有的硬设备都无法取而代之的;是让你的店铺有着差异化竞争优势的,就是一颗热忱服务的心,这也是从事服务业的基本信条。新竹科学园区金山街的手摇饮料店至少二三十家,不见得态度亲切就可以吸引顾客上门,可是远远看到一个臭脸又吊儿郎当的店员就会让人望之却步。另外,日系风格的摩斯汉堡硬是在台湾占有一席之地,一部份原因就在于员工的挑选和训练,从柜台的点餐应对和送货到桌上的服务都和 M 牌和K 牌有别。同时,身为公司的员工,一举一动都攸关企业形象,就算不站柜台,在外场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扫态度被顾客看到,还是会对品牌印象多少打折扣的。

本片的亲情刻划也很令我感动,有的时候,家人之间的感情就好像有着层层坚硬外壳的果实一样,必须一层层剥开之后才能看到美味的果实,必须经历一些事情和了解原谅之后才能看到隐藏在深处的情感。片中的安瑞一家也是一样,一个屋檐下总是水火不容,动不动就口出恶言,一直到安瑞搬到山上小屋后,隔个一段距离才能继续维持这份亲情。看著录影片段中两个手臂可以分别举起哥哥和自己的那个巨人,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超讨人厌、身体虚弱、讲几句话就要坐下的老人了?安瑞明明很替父亲担忧,在饭桌上却总是对骂比交谈还多。就在一个午后,仍在调养身体的父亲杵着拐杖,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上山探望安瑞,尽管表面上还是要说这杂货店比不上自己经营时有声有色,其实已经释放善意认同安瑞的成就。片尾安瑞在车站送别即将远行的父亲,父子之间的那个拥抱虽然短暂,却已经深深地填满了十个年头的空白,今后即使相隔千里之外,这份感情都不会随之改变的。



适逢父亲节,很温馨感人的电影,又可以看到普罗旺斯的美丽景色。虽然是 2007年的片子,感动却丝毫不减。
創作者介紹

Ryan / 小凱的部落格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