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研究所, 篮球还是继续打。 只是当全班只有 7位研究生到体育馆准备比赛, 发现大学部对手有 15 个人可以上阵, 每个人体力值都是你的两倍, 然后全场包夹让你连球都很难运过半场时, 你就知道你开始老了, 以前靠速度和体力对付公园那些老头的报应在自己身上灵验了。 每个人都跳得比你高, 比你会飞, 体力比你好。 篮球从一种你非赢不可的决赛变成流点汗、锻炼身体的休闲运动了。 毕业之后, 开始变成整天坐在计算机前的白领阶级。 体力更是随着进公司的年数开始直线下滑, 这个时候大家打篮球都有共识, 不要受了伤影响明天的上班。 有运动到就好。 周末去中原大学打球, 也很少跟大学生对挑, 通常老弱残兵的上班族会自己占一个框, 大家都还要上班赚钱, 有些人身为人父, 更是没有本钱受伤。


大伤没有, 小伤还是不断。 只是久病成良医。 受了伤就自己退到场边开始自行处理。 扭到脚, 不会大呼小叫, 马上开始冰敷、抬高、固定等治疗步骤; 有一次右手食指吃萝卜干, 肌键严重受伤, 陆续复健半年多, 从此之后练就左手使用鼠标的本领。 听说这样会左右脑均衡, 变稍微聪明一些, 不过实验四年多的结果, 好象没什么长进。


2005 年 1 月, 上天又开了我一次玩笑, 一辆酒醉驾车的厢型车从左侧冲撞骑机车的我, 当场让我骑了十多年, 本来想共度余生的豪迈机车寿终正寝, 左脚胫骨也粉碎性骨折, 断得乱七八糟。 救护车转送医院, 医生宣布要开刀之后,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又要退化成四脚兽了。

家人决定当晚转诊到长庚医院, 找当年为我开过左右脚踝两次刀的医生手术。 医生说就算我太想念他, 也不需要老是这样回去看他。 这一次医生不打石膏, 直接从膝盖上方植入垂直的长钢钉到脚踝上方, 旁边再打入三根水平短钉固定。 打钢钉的好处是肌肉不会像石膏拆掉之后萎缩地那么厉害, 坏处是一年半后还要开一次刀取出来。


住院、在家修养再回到公司开始上班, 变成不会跳舞的部门吉祥物。 除了叫同事吃饭之外, 也帮忙处理一些资料分析工作, 人坐在有滑轮的椅子上在办公室走道滑来滑去。 三餐请同事帮忙打理, 下班包出租车去医院复健。 同样的复原过程, 又要开始从四脚兽慢慢进化到三脚兽, 然后到完全不用拐杖, 幸运的是同样有一群很有爱心的同事和同学朋友们在我身边。

还好近来街头开始出现投篮机, 让我手痒难耐时, 还是可以撑着拐杖去投投球, 不过每次都会被国中生惨电而已, 他们不但可以单手投球, 还可以左右开攻,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

除了上医院复健, 等到不用拿拐杖之后, 还加上晨泳和去健身中心做肌力训练, 让萎缩的腿部肌肉逐渐恢复。 到 2006/1/20 正好是手术过后满一周年, 最近才开始到篮球场投投球。

以前一个礼拜没打球就觉得会手痒, 一年后重返球场, 再次听到空心破网的声音, 真是特别感动。 奇怪的是, 你会发现投球时那种感觉仍在, 就好象不管经过多久, 你都不会忘记怎么写字或者用筷子吃饭一样, 可能是以前的练习已经让你的身体或手指自然记住怎么投球了。

虽然还要再等半年才能开刀把钉子拿出来, 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跟同事去打三打三。 以前球就打得不是很好了, 对现在的我而言, 功力更是剩下不到六成。

当投进第一球时, 心中的喜悦真的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因为这一球,足足等了三百多天的日子。 之后每投进一球, 每次上篮得分一次, 我就会觉得非常高兴。 我想等脚完全恢复之后, 我还是会继续打球, 打到打不动为止吧 !

这是一个为了篮球, 只剩下右手没开过刀的男人的篮球血泪史。

看完之后应该能体会为什么我会因为隔天要打篮球而兴奋到睡不着觉,

为什么我会坐飞机超过 12 小时去美国看一场篮球比赛。

篮球, 生死以求,

是我青春的缩影, 是我执着一生的运动。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