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七日從台北往宜蘭的普悠瑪是我坐過最煎熬的火車,雖然屬於台鐵最快的車種,還是不夠快,趕到醫院時,你媽媽已經因大量出血送進手術室了。幸好我下午搭火車離開時,臨時在台北稍作停留,萬一抵達竹南再趕回羅東,來回的車程一定超過七個小時。

你的第一個名字叫「早產兒」,當天晚上我們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嬰兒室的保溫箱,看到你的鼻子和嘴巴插滿管子,右手被綁了夾板打點滴,即使護士一一跟我確認手指頭和腳趾頭,眼前的視線卻愈來愈模糊…

隔天開始,就像關在監獄的囚犯在等放風,一整天只期待著兩個時段,早上十點半和晚上七點半,每次都嫌半小時的探訪時間不夠。即使每看你一次就掉一次眼淚,即使知道你不一定聽得見,我們還是在旁邊小聲地呼喚你,請你加油,千萬要活下來…

 

VIVI3897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