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對你來說, 腦袋裡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 最常浮現的影像是什麼 ? 如果有一天你開始慢慢失去記憶, 你希望最後留下來的回憶是哪些 ?

身為廣告公司主管的佐伯雅行正值壯年, 剛替公司爭取到前景看好的計畫案,獨生女準備出嫁, 自己也即將當上外公, 一切看似圓滿之際, 卻被診斷出來罹患目前無藥可醫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不但工作頻出狀況、開始出現健忘傾向, 甚至還逐漸惡化中。 除了自己的意志力之外, 就只有不離不棄的愛妻陪伴著他。

這一部電影比「一公升的眼淚」日劇還讓我心有戚戚焉, 同樣身為上班族, 也經歷過生病而必須休養的過程, 渡邊謙以精湛的演技完美詮釋男主角的掙扎和無奈的心路歷程。 佐伯老是充滿幹勁在公司打拼著, 是一位備受客戶肯定、上司賞賜和屬下信賴的部長, 也是一肩扛起家庭生計的父親, 當他的身分變成「病人」之後, 縱使他以筆記和紙條時時提醒自己, 然而日益嚴重的病情還是使他無以為繼。 最初尚能在家中幫忙家務, 到後來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 最終他再也不是原來的他了。

, , , , , , ,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对你来说, 脑袋里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 最常浮现的影像是什么 ? 如果有一天你开始慢慢失去记忆, 你希望最后留下来的回忆是哪些 ?

身为广告公司主管的佐伯雅行正值壮年, 刚替公司争取到前景看好的计划案,独生女准备出嫁, 自己也即将当上外公, 一切看似圆满之际, 却被诊断出来罹患目前无药可医的早发性阿兹海默症, 不但工作频出状况、开始出现健忘倾向, 甚至还逐渐恶化中。 除了自己的意志力之外, 就只有不离不弃的爱妻陪伴着他。

这一部电影比「一公升的眼泪」日剧还让我心有戚戚焉, 同样身为上班族, 也经历过生病而必须休养的过程, 渡边谦以精湛的演技完美诠释男主角的挣扎和无奈的心路历程。 佐伯老是充满干劲在公司打拼着, 是一位备受客户肯定、上司赏赐和属下信赖的部长, 也是一肩扛起家庭生计的父亲, 当他的身分变成「病人」之后, 纵使他以笔记和纸条时时提醒自己, 然而日益严重的病情还是使他无以为继。 最初尚能在家中帮忙家务, 到后来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最终他再也不是原来的他了。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片名來看會以為是一部充滿武士決鬥的熱血動作片, 其實是描述武士和家中幫傭之間感情的文藝愛情片。

片桐宗藏是日本開始學習西洋槍砲技術時代的末代武士, 家中有一位女幫傭希惠, 受限於年齡差距和身分階級地位, 希惠後來嫁給了商人, 卻在夫家飽受虐待, 久病不起在奄奄一息之際, 宗藏將她帶回家中細心照料, 開啟一段在當時註定飽受爭議和不容於世的感情糾葛。
武士看似意氣風發, 腰間掛著武士刀抬頭挺胸地走著, 但是回到家中和一般的單身漢沒有兩樣, 不會下廚, 需要人打掃環境和打理生活起居。 而且面對心儀的對象表白, 也同樣會言不由衷和忐忑不安。 在宗藏的身上除了讓我看到身為一個武士的正直情操之外, 還有對愛情的執著和成全。 雖然希惠已嫁為人婦, 但是在街頭偶遇知道她生病之後, 一整個冬季宗藏都在為她擔心著。 之後聽到她重病又沒就醫的消息, 更是毅然決然去探望她, 甚至不顧一切揹著她回家裡照顧。 在這段期間儘管情愫若有若無地滋生著, 兩人一樣相敬如賓, 從未逾越界限。 後來宗藏覺著希惠的美好青春不應該虛耗在自己身上, 以主人的身分命令她離開自己, 回去老家看能不能再找到一段好姻緣。 這樣的放手有多難? 不強留對方在身邊, 寧願讓她飛向更有可能幸福的未來。 還好歷經和昔日同袍的生死決鬥後, 宗藏才明白只有和希惠在一起的人生才有意義, 終於辭去武士的工作去跟希惠表明心意。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从片名来看会以为是一部充满武士决斗的热血动作片, 其实是描述武士和家中帮佣之间感情的文艺爱情片。

片桐宗藏是日本开始学习西洋枪炮技术时代的末代武士, 家中有一位女帮佣希惠, 受限于年龄差距和身分阶级地位, 希惠后来嫁给了商人, 却在夫家饱受虐待, 久病不起在奄奄一息之际, 宗藏将她带回家中细心照料, 开启一段在当时注定饱受争议和不容于世的感情纠葛。

武士看似意气风发, 腰间挂着武士刀抬头挺胸地走着, 但是回到家中和一般的单身汉没有两样, 不会下厨, 需要人打扫环境和打理生活起居。 而且面对心仪的对象表白, 也同样会言不由衷和忐忑不安。 在宗藏的身上除了让我看到身为一个武士的正直情操之外, 还有对爱情的执着和成全。 虽然希惠已嫁为人妇, 但是在街头偶遇知道她生病之后, 一整个冬季宗藏都在为她担心着。 之后听到她重病又没就医的消息, 更是毅然决然去探望她, 甚至不顾一切背着她回家里照顾。 在这段期间尽管情愫若有若无地滋生着, 两人一样相敬如宾, 从未逾越界限。 后来宗藏觉着希惠的美好青春不应该虚耗在自己身上, 以主人的身分命令她离开自己, 回去老家看能不能再找到一段好姻缘。 这样的放手有多难? 不强留对方在身边, 宁愿让她飞向更有可能幸福的未来。 还好历经和昔日同袍的生死决斗后, 宗藏才明白只有和希惠在一起的人生才有意义, 终于辞去武士的工作去跟希惠表明心意。

Ryan / 小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